【安徒生童话】075-沼泽王的女儿

鹳给它的孩子们讲了许多故事,全是关于沼泽地和洼地的。这些故事适合孩子们的不同年龄和不同理解力。最小的孩子只要听到“叽叽喳喳、哇哇咔咔”这样的故事就满足了,并觉得很了不起。可是大一点的却总想听些意思比较深刻的,或者至少要和自己的家族有点关系的。鹳家族中有两个最长和最古老的故事,其中的一个,我们大家都知道,就是关于摩西〔1〕的那个,说的是他的母亲把他放在尼罗河边,后来他被国王的的女儿发现了,并受到了良好的教育,成了一个伟人。但是至今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被埋葬在什么地方。

大家都知道上面第一个故事,而没人知道第二个,很可能由于它是本地故事的缘故。这个故事口传心授,从一只鹳妈妈传给另一只鹳妈妈,传了好几千年,而且越讲越好,他们一个比一个讲得好,现在则是我们讲得最好。

第一对讲这个故事的鹳鸟夫妇,它们把温德赛苏荒野沼泽地旁边的海盗木屋当作了自己的夏季别墅,如果我们要显示自己的知识渊博,也可以说是——它紧挨着叔林〔2〕区的大沼泽地,远在尤兰极北的的斯卡根一带。这块沼泽地上一直是一片荒芜,关于它的记载,我们可以在地方志中看到。传说在古代这里是海底,后来海底上升就成了这样。现在这块湿地向四周伸延好几英里远,湿地外围全是潮湿的草地和泥泞的沼泽,上面长满了泥乎乎的青苔、蓝樱和矮树,天空中差不多终年都有一层薄雾笼罩着它;七十年前那儿还有狼。这一带真是名副其实的“荒野沼地”,不难想象,一千年前这里是多么孤独和凄凉,该有多少沼泽与湖泊!

是的,当时的情景今日依然可见。芦苇还是那么高,长着和那时一样的蓝褐色羽毛状长叶子;桦树也还是那个样子,树皮白白的,细嫩稀疏的叶子挂在树上。至于住在那儿的生物——是啊,连苍蝇也披着同样的衣裳;鹳的衣服颜色也是白中夹黑,袜子也是红色的。那时人的衣服的样式却和我们今天不一样;不过,任何踏进这泥泞沼泽地的人,无论是猎人或是随从,主人或是仆人,他所遭遇的命运,在几千年前和在现在不会有所不同。他会沉下去,一直沉到他们所谓的沼泽王那里去。沼泽王统治着下面广袤的沼泽王国,人们也叫他泥坑王,不过,我们还是觉得叫做沼泽王比较好——鹳也是这么叫他的。关于他的统治,人们知道得极少,不过这也许是件好事。

海盗的木屋就在沼泽地附近,紧邻林姆海峡。木屋有石头砌的地下室、瞭望塔和三个向前突出的角楼。鹳把自己的巢建在屋顶上,鹳妈妈正在孵蛋,它很肯定这些蛋一定能孵出小鹳来。

一天傍晚,鹳爸爸在外面呆到很晚,回家的时候它看上去非常紧张不安,好像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。

“我有非常可怕的事要告诉你!”它对鹳妈妈说。

“随他去吧!”它回答,“记住,我在孵蛋,你的话会打搅我,然后便会影响蛋!”

“你一定得知道!”它接着说,“她到这儿来了——我们埃及主人的女儿——她冒险到这边来了——可是她又不见了!”

“她,可是仙女的后裔呀!是吧?噢,快点全部告诉我吧!你知道,我在孵蛋的时候可受不了你这样的吞吞吐吐!”

“你瞧,妈妈!”它说,“她相信了医生的话——这是你告诉我的。她相信这里沼泽地生长的花能治好她爸爸的病。她披着天鹅羽衣,同另外两个披着羽衣的公主一起飞到了这里。她们每年都到北方来洗一次澡,以恢复青春。她来到了这里,可现在她又不见了!”

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Midlight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5344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