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千零一夜】7.5 辛巴德第四次航海旅行

诸位兄弟,我回到巴格达,与伙伴和朋友们聚集在一起,心情无比高兴、愉悦和舒畅,由于自己钱财无数,富比王侯,所以早将旅途中落难时节的遭遇统统忘到脑后。我终日沉溺于吃喝玩乐,与一帮酒肉朋友厮混在一起,过着最奢侈豪华的生活。过了一段时间,我那不安分的野心又怂恿我外出旅行,我内心渴望结交异邦朋友,向往买卖赚钱的生活。我主意已定,便置办了一批适宜海上运输的贵重货物,从巴格达运到巴士拉,在那里将货物装上船。然后我由巴士拉的一大帮富商巨贾陪同,登船开始旅行。商船在一片祈求安la保佑的祈祷声中驶出港口,开始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航行。天公作美,我们一路顺风行船,倒也平安无事。

我们就这样一连航行了几天几夜,从一座岛屿来到另一座岛屿,从一片大海进入另一片大海。直到有一天,我们遇到了变向风,船长便下令抛锚,让船停泊在大海中间,免得它沉没。

面对这种处境,我们只好一起祈祷,祈求至高无上的主保佑。突然,一阵飓风刮来,将船帆撕得粉碎,船上的人以及他们的货物、行李和钱财全都沉入大海之中,我也同其他人一道落水,在大海中漂浮了半天。本来我已经放弃了求生的努力,但是至高无上的安la赐给我一块船板,我便同一帮商人爬了上去。

我们全都攀上木板,齐心合力,用脚做桨划水,靠风浪的帮助,我们就这样在海上漂泊了一天一夜。

翌日天亮,海上起了大风,大海变得波涛汹涌,狂风巨浪将我们抛到一座海岛。由于疲顿和熬夜,再加上饥寒交迫、连惊带怕,又喝不上水,当我们爬上海岛时,个个像死人一般。上岛以后,我们在岛上四处游荡,发现岛上有许多植物,便采食了一些充饥,那晚我们就睡在了岛上。

翌日天明,晨曦露出,我们起身在岛上四处走动,发现远处有一幢楼房,我们便朝它走去。走了很长时间,终于来到那座楼房跟前,在门前站住。

就在这当口,从里边走出一群赤身裸体的人,他们不由分说,便将我们全部抓住,带到他们的国王面前。国王命我们坐下,然后命手下给我们端来饭菜,那种饭菜我们一辈子既没吃过,也没见过。同伴们全都吃了起来,唯独我对它不感兴趣,所以没有吃。正因为这样,我才活到现在。这一切全赖至高无上的主对我格外恩顾。

我那些同伴吃了那些饭菜之后,顿时情况大变:一个个精神错乱、神志不清,变得像白痴一样,只顾埋头傻吃。接着,那群赤身裸体的人又端来椰子油给他们喝,而后又用椰子油涂满他们全身。我那些同伴喝了椰子油,顿时变得目光迷离、别无他顾,一门心思只顾闷头傻吃,那狼吞虎咽之状与他们平日斯斯文文的吃相大相径庭。

看到同伴们这副模样,我惊恐万状,既为他们感到万分痛惜,也对自己的命运忧心忡忡,不由得对那些赤身裸体的野蛮人万分恐惧。我仔细观察之后,发现那群人原来是一帮拜火教徒,他们的国王是一只大猩猩。凡是来到他们国家的人,或是在山谷和路上被他们遇到的人,都难逃他们的魔掌。他们将过往行人带到国王面前,让他们吃那些饭菜,而后往他们身上涂抹椰子油,这样,他们的肚子便会越撑越大,见到饭菜便会饕餮大吃,从而心智迷乱,思维丧失,变得像体大智弱的骆驼一般,见了那些饭菜和椰子油便又食欲大增。一直吃到身体又粗又胖,他们便将其sha掉,放到火上烤熟,然后献给国王。而那些国王的亲信,则往往不经烧烤便抓过人来生吃。

我见他们如此野蛮,不禁对自己和同伴们的生命非常担心。我那些同伴由于处于极度的意乱心迷状态,对别人的摆布毫无知觉。那些人将他们交给一个人,那人便每天带领他们出去,像放牧牛羊一般吆喝着他们吃草。而我则由于担惊受怕,再加上终日不敢吃喝,所以变得十分孱弱,一副病恹恹的样子,瘦得皮包骨头。

他们见我如此瘦弱不堪,便丢下我不管,渐渐将我遗忘,谁也不记得我了。他们没有想到我会施计逃走。一天,我趁他们不备,便从那地方悄悄溜了出来,在那座岛上一直往前走,一直走到天色大亮,太阳照到山顶上和河床里。我走累了,又饿又渴,便采集岛上的青草和其他植物充饥。我填饱肚子,勉强有一口气,便强撑着站起来,继续向前行走。我昼夜兼程,日夜不停,饿了就吃些花草植物,就这样一直走了七天七夜。

第八天早晨,我忽然瞥见远处有个影子,便朝那影子奔去,走到日落方才赶到那影子附近。我内心害怕遇上前两次的厄运,便站在远处定睛观看,只见那里有一帮人在采集胡椒。待我来到近处,他们见到我,便都朝我跑过来,将我围在中间,问道:“你是何人?从何处而来?”

我对他们说:“诸位,我是一个可怜的异乡人。”而后,我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和经历的艰难险阻全都告诉了他们。

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Midlight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7385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