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千零一夜】7.4 辛巴德第三次航海旅行

安la在冥冥之中最清楚,裁决也最英明。我第二次航海归来,兴高采烈,心情格外舒畅。经历千难万险,平安归来,焉能不高兴?正像我昨天同你们所说的那样,我第二次航海满载而归,带回来大量钱财,安la对我失去的东西给予了充分的补偿。我心满意足,逍遥自在地在巴格达住了一段时间,接着便又想外出旅行散心。我渴望那种买卖经商、赚钱获利的生活。人的内心是邪恶的标志,我决意要外出经商,便采购了大量适宜海上运输的货物,捆扎起来,然后将这些货物从巴格达运到巴士拉。来到海边,见那里正好有一艘大船准备起航,船上有许多商人和乘客,全是正派之人,其中有待人和气的水手,也有一心向善的教民,我同他们一起上了那条船。乘客们向至高无上的主祈祷,求主保佑一路平安。商船在一片祈祷声中扬帆起航。

我们一路航行,从一处海域驶向另一处海域,从一座岛屿驶向另一座岛屿,从一座城市来到另一座城市,每到一地,我们都观光游览,进行买卖交易。一路上,大家高高兴兴,喜气洋洋。直到这天,我们航行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,船长站在船舷上,注视着茫茫的海面。突然,他用手掌抽打自己的嘴巴,接着落帆抛锚,急得直揪自己的胡子,撕扯自己的衣服,继而大叫一声。我们忙问:“船长,你这是怎么啦?”他回答说:“各位乘客,海风将我们的船刮到了大海中间,命运将我们抛到了猴山。此山从未有人去过,也从未有人能够从此山安然逃脱。”当下我一听,便预感到此番凶多吉少,说不定众人将会全部命丧此地。

船长话音未落,只见成群结队的猴子朝我们跑来,将船团团围住。它们如同飞蝗一般,密密麻麻地站满了船舷和海滩。我们担心若是有谁打死一只猴子或是驱赶它,它们便会因为猴多势众而将我们统统咬死,因为好汉敌不过人多。我们站在那里,战战兢兢,生怕它们将我们的干粮和行李掠去。它们是最卑鄙无耻的野兽,有着狮子般的铁石心肠。它们看人的目光令人心悸,无人明白它们的言语,也无人清楚它们的打算。它们是一群与人为敌的野兽,天生的小眼睛、黑面孔,身材矮小,身长约为四拃。

猴子们爬上缆绳,用牙齿将它咬断,然后又将船上所有的绳子都咬断。船被风一吹,向岸边倾斜,最后搁浅在猴山。于是,猴子们将船上所有的商人和乘客统统押到岛上,然后将船上所有的东西抢掠一空,统统带走。

我们在岛上采摘树上的各种新鲜水果,就着河水果腹。正在觅食行走之间,只见岛中间一座房子赫然出现在我们面前。

我们朝那座房子走去,却见它原来是一座宏伟的宫殿,四周有高高的围墙,门口有两扇洞开着的紫檀木大门。我们走进宫殿大门,发现里面有一个像围场那样宽广的马厩,周围有许多门,中央有一张高高的大石台,石台上面有一个大火炉,火炉上摆放着许多烹调用具,旁边有许多骨头,却不见一个人影。我们见状,颇感惊奇,便坐在那宫中的马厩中稍事休息,此后便在那里睡着了,从中午一直睡到日落西山。

突然之间,地动山摇,只听得半空中传来一声震天动地的吼叫,接着便见一个似人非人的庞然大物从宫殿顶上降落下来。只见它皮肤黝黑,身材伟岸,宛如一棵粗大的枣椰树,双眼如同两把火炬,满口生着野猪般的獠牙,井口般的xue盆大口,骆驼唇似的厚嘴唇,下唇垂到胸前,双耳如毯,垂到肩头,双手指甲利如兽爪。

我们见它这副凶恶的相貌,全都吓得惊恐万状、目瞪口呆。由于过度惊吓,个个都像死人那样,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我和其他旅伴们见到那个面目狰狞的庞然大物,全都吓得魂飞魄散。它从宫殿顶上降落到地面,在大石台上稍坐片刻,便起身来到我们面前,伸手将我从同伴们中间抓过来,用手拎着,翻来覆去地掂量,我在它手中仿佛就是它的一小口食物。它就像屠夫掂量被屠宰的羊一般掂量着我,见我浑身上下骨瘦如柴,又由于受到极度惊吓而身体虚弱,再加上旅途疲劳而显得十分憔悴,浑身上下没有多少肉,便松手将我放下。然后抓过另一个同伴,就像方才掂量我那样,拎着他翻来覆去地掂量了一番,而后又放开他。就这样,它挨个掂量,最后拎起了船长。船长肩宽体阔、浑身结实,那庞然大物一见,满心欢喜,像屠夫抓他的屠宰物一般,一把将他拎起,摔倒在地,上前用脚踩住他的脖颈,伸手拿过一根铁签子,从他喉咙插进去,又从他肛门里穿出来。而后,它生起熊熊烈火,把串着船长的铁签子架在火上烧烤。它不停地转动火上的铁签子,直到将肉烤熟,才从火上取下来,扔在面前,像劈小鸡一样将他劈开,用手指甲撕扯着他的肉吃。

就这样,它将船长身上的肉吃完了,又啃他的骨头,最后将他吃了个精光,将剩下的骨头扔到宫殿一侧。

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Midlight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7384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