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安徒生童话】085-魅力

雕塑家阿尔弗里兹,是的,你应该认识他吧?我们大家都认识他——他荣获金质奖章,去过意大利,现在又回国来了。那时他还很年轻。事实上,他现在依旧很年轻,尽管比当年去的时候已经年长了十来岁。

他荣归故里后,去锡兰岛上的一个小地方游览。全城的人都知道来者何人,当地最富有的人家,甚至为他举行了宴会。凡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或是家底殷实的商人,全都被请来了。这还真成了件大事,不用敲锣打鼓,全城都知晓了这次宴会的消息。学徒工们,穷人的孩子们,甚至还有穷人们自己,都站在屋子前面,眼巴巴地瞧着那些垂下的、映着灯光的窗帘。守夜人可以幻想这宴会是他举办的,因为有那么多人站在他负责巡逻的街上。四处都是一派欢乐的景象,当然,屋子里更加欢乐,在屋子里的人可是阿尔弗里兹,一个雕塑家呀!

他天南海北地谈论起各种话题,所有人都兴致勃勃、聚精会神地听着。要说听得最有兴致的一位,莫过于那个上了点年纪的官员寡妇了。与阿尔弗里兹先生相比,她简直就是一张没有写过字的灰纸,能把他说过的每句话全都吸进去,而且还要求吸收更多。她非常敏感,却又难以置信地无知,就像一个女“加斯帕·豪塞”〔1〕!

“我真想去罗马看看!”她说,“罗马拥有如此众多的游客,一定是一座相当漂亮的城市。请多讲一些罗马的事情给我们听听吧!走进了罗马的城门后,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样子?”

“一下子都描述出来可不容易呢!”年轻的雕塑家说,“那里有一个宽阔的广场,广场中央有方尖石塔,它拥有四千年的历史。”

“风琴师!”夫人喊了起来,以前她从来没有听说方尖石塔〔2〕这种物体。

好几个人差点被她给弄得大笑起来。雕塑家也一样,然而他的笑意刚到嘴角就隐去了,因为他看到了一双海蓝色的大眼睛,紧挨着那位妇人。眼睛的主人便是刚才讲话的那位夫人的女儿。谁若是有这样一个女儿,那她一定不简单。母亲像一道不断涌冒出问题来的泉水,女儿则宛如在泉边静静聆听的女神。她是多么可爱啊!雕塑家注视着她,不忍心和她交谈。而她则沉默不语,话少到了极点。

“教皇的家大吗?”夫人问。

年轻人回答了,但似乎觉得这个问题不值得一提,“不,他并没有一个显赫的家庭!”

“我不是那个意思!”夫人换了问法,“我是说他有妻子儿女吗?”

“教皇是不能结婚的!”他回答。

“我不大喜欢这一点!”夫人说。

她或许能问得或回答得更聪明一些。但是,她之所以没有向刚才那样发出那样的问题,不知是不是因为女儿正靠在她的肩上,忧郁的微笑正视着前方呢?

阿尔弗里兹先生讲着意大利五彩缤纷的胜景。紫色的群山,碧绿的地中海,蔚蓝的南方天空,那种蓝,大概只有北欧女孩们湛蓝的眼睛才能与之媲美吧!当他谈到这一点时,他确实是话中有话的。然而她呢,她听懂了,脸上却一点儿表现也没有。多有魅力的做法!

“意大利!”有几个人在叹息,“旅行!”另外一些在叹息,“太美了!太美了!”

“是的,要是我现在中了五万块钱彩券的话,那我们就可以去旅行了!”这位寡妇说,“我和我女儿!还有您,阿尔弗里兹先生,您带领我们!我们三人一起旅行去!再邀上一两位好朋友!”她和气友好地朝所有的人都点了点头,弄得大家都以为自己能够和他们一起去意大利,“我们到意大利去!但是我们不去有匪盗的地方,我们去罗马,走那些安全的大道!”

女儿微微地叹了一口气,微微的一叹中能包含多少东西啊,或者说,此时无声胜有声。这年轻人觉得这一口微微的叹息里有许多的东西。那一双湛蓝的眼睛,今晚似乎是为了他而显得更蓝了,流露出比奢华的罗马更加宝贵的、发自内心的——灵魂之美。当她在宴会上离场的时候,他被那位小姐彻底迷住了,是的,他被迷得神魂颠倒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Midlight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5366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