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千零一夜】6.1 贾尼姆和姑图·谷鲁比

在古代,大马士革有一位富商,名叫阿尤布。他有一个儿子名叫贾尼姆,生得面如满月,十分俊秀,而且口才很好。贾尼姆有一个妹妹,名叫菲特娜,天姿国色,聪慧异常。不料阿尤布染病过世,给儿女遗留下许多财产。

富商阿尤布给儿女留下的财产中,有一百担打包好的丝绸、锦缎和麝香,上面写着“运往巴格达”的字样。这是富商生前准备运往巴格达销售的货物。

过了些日子,贾尼姆准备秉承父亲遗志,把这些货物运到巴格达去销售。那时,在巴格达执政的是哈里发哈伦·拉希德。贾尼姆辞别母亲、妹妹、亲朋好友,祈求安la佑助他旅途平安,便上路了。

贾尼姆随着商队出发,一路上风餐露宿,不久就到了巴格达。他租赁了一间上好的房舍,在里面铺设地毯,挂上窗帷,坐垫上摆好靠枕。他把货物卸下,命人饲喂骡马和骆驼。在他休息期间,巴格达城中的富商、豪绅都来向他问安致意。

不日,贾尼姆打点好十包名贵绸缎,上面标上价码,便径直运到市场去贩卖。在市场上,商人们都向他致安问好,欢迎他前来做买卖。他把货物运到商界头领那儿,一会儿就销售一空,获得双倍利润。贾尼姆高兴极了。从此,他把货物一点点运到市场贩卖,每次都获得好的利润。如此过了一年。

新年伊始,贾尼姆照例到市场贩卖货物。刚走到市场边,发现市场大门紧闭。他询问原因,人们告诉他,有一个商人死了,市场的商人全都去为他送葬了。人们问他:“你愿意行善积德,去参加他的葬礼吗?”贾尼姆表示愿意。他问明出殡地点,赶紧沐浴完毕,前去为那商人送葬。他和商人们一起来到出殡地,为死者进行祈祷。祈祷过后,一行人向城外的mu地进发。不久来到mu地。他见死者亲属已在mu地四周搭好帐篷,点燃蜡烛和灯盏。人们把死者安葬,在fenmu四周诵读《古兰经》。葬礼毕,人们坐下休息。

这时贾尼姆心想:“现在我不能离去,而应与他们一道行动。”他坐下来听人们继续诵读《古兰经》,直到晚饭时分。有人给他们送上食物和点心,大家吃饱喝足,洗完手,仍坐下休息。贾尼姆心中惦念着他的货物,担心被盗贼偷去。他心想:“我是个异乡人,又有钱。如果远离住所,在此过夜,盗贼将偷去我的货物和牲口。”他越想越担心,于是借口要大解,告辞了众人,原路返回城去。他走到城边,这时已是午夜时分,他发现城门已经关闭,路上已没有一个人行走,听到的只是远近犬吠和狼嚎。贾尼姆只得自叹道:“一切都无能为力,只盼安la的救助了。我原本担心我的财产,为了它我才返回城里。如今城门已经关闭,我不得不为自己的性命担忧了。”叹罢,他环顾四周,希望可以找到一个藏身的地方。他终于发现一个四周有围墙的土堡,中间有一棵高大的椰枣树,一边墙上的门敞开着。他走了进去,想躺下来合上眼睡一觉。但他怎么也睡不着,在这四周布满fen茔的荒野,他心中感到无比恐惧。他站起身,将门打开,发现城门边远处有一点亮光在闪烁。他走上前去观望,发现那亮光正朝着自己所在的土堡走来。贾尼姆心中害怕极了,他赶紧关上门,爬到椰枣树顶上,以便再作打算。

那灯光越来越近,直至来到土堡跟前,贾尼姆定睛细看,发现下面有三个奴仆,其中两个抬着一个木箱,另一个手中拿着一盏灯,还拿着一把䦆头。当他们靠近土堡时,其中一个抬木箱的奴仆对另一个奴仆说:“你快看,赛瓦卜!”

那个奴仆问他:“你发现什么了,卡夫尔?”

那个叫卡夫尔的说:“晚饭时我们不是在这儿吗?我们不是让门开着的吗?”

“是的,你说得对!”赛瓦卜回答说。

“可现在它严严实实地关上了。”

那个手里拿着灯盏和䦆头的名叫白侯图的第三个奴仆说:“你们的头脑也太简单了,难道你们不知道那些农庄的主人的情况?一定是他们从巴格达城中出来办理事务,回到此处时天已经黑了,便进到这座土堡,把门关上,怕碰上我们这样的黑人,把他们劫走,然后烧烤来吃了。”

两个奴仆听了,说:“你说得对。我们的脑子也不比你笨。”

白侯图继续说道:“如果你们不信,我们可以进到土堡里看看,一定会发现有人在里面。不过我想,即使里面有人,他看见灯光前来,也一定爬到椰枣树顶上去了。”

贾尼姆听到这话后,害怕得要命。他心想:“这狗奴才真狡猾,让安la诅咒这些可恶的黑人吧!一切都无能为力,只盼安la将我从这窘境中解脱了。”

两个抬木箱的奴仆对那个手拿灯盏和䦆头的奴仆说:“你翻墙过去把门打开吧,白侯图!我们抬木箱已经劳累不堪了。如果你开了门,我们把里面的人捉住,将他们烤熟了,保证赏给你一个,让你吃得滴油不漏。”

白侯图说:“到时我怕你们该说我头脑简单了。我看我们还不如把木箱扔进墙里去的好。”

两个奴仆说:“如果扔进去,肯定会摔碎的。”

白侯图说:“我怕土堡里有sha人越货的盗匪。每到这个时候,他们就会聚集在里面分赃。”

那两个抬木箱的奴仆说:“你真笨!他们怎么可能进到里面去呢?”

说完,两人翻身爬过墙,将门打开。白侯图站在一旁,手里拿着灯盏,同时还提着一筐石灰。三人进门后,关上门,围坐在一起。其中一个说道:“兄弟们,我们抬棺材一路上爬坡过坎,又是翻墙,又是开门关门,已经劳累不堪。现在已是半夜,我们再也没有力气把棺材下葬了。我们不如在这儿休息三个小时,然后再把事情办了回城。不过,我们可以将自己被阉割的过程从头至尾讲给大家听,以便消磨时光。”

众人表示同意。于是那个叫卡夫尔的奴仆首先讲述了自己的经历。

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Midlight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7360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