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安徒生童话】101-风车

山坡上有一座风车,看上去很骄傲的样子,而他自己也确实很骄傲。。

“我一点儿也不骄傲!”他说,“不过,我通身明亮,知书达理,外表和内心都是如此。太阳月亮照耀着我的外表,也照耀着我的内心。除此之外,我还有混合烛〔1〕、鲸油烛和牛脂烛。我担保我是明亮的。我能够独立思考,体态均匀,令人看了赏心悦目。我怀揣着一块上好的磨石。我有四根翅膀,它们生在我的头上,正好在帽子下面。鸟类只有两只翅膀,还得把它们背在背上。

“我生来便是荷兰人〔2〕,从我的体态上不难看出——我是一个飞翔的荷兰人!我知道,人们认为这种人是“超自然的”,但我却觉得自己很自然。我的肚皮上环绕着走廊,最下面一层还有起居室,我的思想便是产生于此的。我最强大的、占统治地位的思想,被人类称为“磨坊工”。他知道自己要干什么,所以高高地站在麦粉麦麸之上。他也有一位伴侣,人们把她叫做‘妈妈’,她是我真正的心。她从不横冲直闯,也知道自己要干什么。她像微风一般柔和,像狂风一般强烈。她懂得如何待人接物,怎样实现自己的愿望。她是我温柔的一面,‘爸爸’则是我的强硬的一面;他们两者融洽地相处,总以‘我的老伴’来称呼对方。

“他们还有两个孩子——小‘思想’。他们两个总想长大成人,于是终日胡闹。不久前,我曾经认真地让‘爸爸’和他的孩子检查过我怀里的磨石和轮子,我想知道它们到底出了什么毛病。因为我确实是生病了,谁都有权利认真地检查自己。就在此时,孩子们胡闹起来,样子十分吓人,对于像我这样一位高高在上的人来说,这简直不成体统。你一个人应该记住,自己是站在光天化日的地方,而在光天化日之下,缺点会暴露无遗。

“我刚才说过,小家伙们发出了可怕吵闹声!最小的那个一直爬到了我的帽子里,乱喊乱叫,弄得我全身瘙痒。小‘思想’会长大成人,这一点我是知道的。外面也有‘思想’不时跑进来,他们非我族类,因为在我看来,他们与我没有任何相同之处。那些没有磨盘、没有翅膀的屋子,他们也有思想。他们前来探望我的‘思想’,居然和我的‘思想’恋爱了,就像俗话里说的那样。这实在太奇怪了!是的,非常奇怪!

“在我的身上——或是说在我的体内——发生了某种变化:磨盘的结构似乎有所改变!就仿佛‘爸爸’换了个老伴似的,他似乎找到了一个性情更温和、更可爱的伴侣——非常年轻,非常温柔。但人还是原来的那个人,只是时间让得她变得更加柔顺了而已。叫人不痛快的事情烟消云散了,一切都十分愉快。

“日子过去了,新的日子又到来了。时间一天一天地更加接近光明和快乐。最后,我的一切都结束的那一天就会到来,但并不是全部结束。我面临被拆除,在我的基础上将建立一个更新更好的磨坊。我将不复存在,可又继续存在着!我将变成另外一个东西,但同时又没有变!我实在是很难理解这一点,不管太阳、月亮、混合烛、鲸油烛和牛脂烛将我照得多么明亮透彻!我的旧木料和砖块将在这块土地上重新站立起来。

“我真希望能保留住我的老‘思想’们:磨坊的爸爸、妈妈、一对孩子——他们全家。我叫他们‘思想之家’,因为我不能缺少他们!离开他们我无法生存。怀里的磨盘、头上的翅膀和环腰的走廊,否则连我自己都会认不出自己来,别人就更加认不出我来了,他们会说:‘知道吗?山坡上有个磨坊,看上去很骄傲,但实际上并没什么了不起。’”

这就是老磨坊的话,实际上,它说的比这些还要多很多,这些不过是比较重要的节选而已。

日子来了又走,而昨天是它的末日。

磨坊起火了。火焰蹿得老高,不断地蹿出蹿进,火舌舔着大梁和木板,并将其吞噬。磨坊轰然倒塌,只留下了一片灰烬。烧焦的地方还冒着烟,但风儿却把烟吹走了。

磨坊里的一切活物都还在,他们没有在这次事故中受伤,反而因祸得福了。磨坊主一家——一个魂灵,许多个“思想”,但仍然只是一个思想——又建立了一个更新、更好的磨坊,它所提供的服务,和旧磨坊完全一样。人们都说:“知道吗?山上有一个磨坊,看上去好威风啊!”这个新磨坊的设备更好,更符合时代的需求,因此它更加进步。那些旧木料都被虫蛀了,现在已经都化为了尘土。磨坊的躯体没能像它想的那样重新站起来。它太相信字面上的意义了,而人们是不应该从字面的意义上看待事物的。

注释

〔1〕混合烛是用兽油和蜡油混合做成的蜡烛。

〔2〕荷兰以风车多著称。这里是风车的自夸。

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Midlight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5422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