唱给猫太太的歌

河马阔阔一个人生活在河的上游。

他在河滩上搭了一间简易的木板房,平时很少出门,只是偶尔到镇上去买一点生活必需品。

他到镇上去的时候,总是戴上那副特大号口罩,有时也戴上墨镜,就像一个大明星似的,生怕被别人认出来。

“咦,您不是河马阔阔吗?”猫太太最先认出他。

“哦,河面当然很阔啦!一只笨鸟从河这边,飞到河那边,需要十几分钟呢!”河马阔阔故意东拉西扯。

“对不起,认错人了!我还以为是河马阔阔呢!”猫太太遗憾地说。

“河马阔阔是谁呀?我怎么不认识他?”河马阔阔继续保持镇定,虽然他很兴奋。

“河马阔阔是一名优秀的男高音歌唱家!”猫太太好像遇到知音一样,兴奋地说,“他唱的歌可好听了,一听到他的歌声,我就会忘掉烦恼,觉得浑身特别有劲儿。”

“真……真有那么好……好听吗?”河马阔阔试探着问。

“当然啦,我从来不说假话。”猫太太放下手中的菜篮子,跟河马阔阔聊了起来,“河马阔阔一唱歌,太阳格外温暖,河水也变得清澈,镇上的人们也都和和气气的,哪像现在这样,房子灰蒙蒙的,马路灰蒙蒙的,到处都灰蒙蒙的,人们为一丁点小事就打起架来。唉!”   河马阔阔好感动,差点掉下泪来。

“没那么严重吧!我看大家还跟以前一样没多大变化。”河马阔阔心里好受了许多,但他还想知道更多,没有了他,镇上的人们是怎样想的。   “变化可大了!”猫太太大声说,“就拿我来说吧,自从河马阔阔离开了小镇,我干什么都提不起劲儿,老想发脾气,记性也差多了,我多么怀念河马阔阔的歌声啊!”

“他上哪儿去了?他为什么要离开小镇?”河马阔阔明知故问。

“唉,都怪他突然长出了两颗蓝牙。”猫太太又叹了一口气,“人们就把他当成怪物了,谁也不理他,他只好选择了离开。其实,蓝牙跟唱歌一点儿关系也没有,人们真是愚蠢呀!”

“为什么不派人把他请回来呢?”

“把一个怪物请回来?”

“你刚才说,蓝牙跟唱歌一点儿关系也没有,他并不是怪物呀!”

“那只是我的看法,我倒愿意请他回来,但是,镇上的人们会怎么看呢?他们会接受一个长了两颗蓝牙的怪物歌唱家吗?再说,河马阔阔先生受了这么大委屈,他愿意回来吗?”

“愿意,我愿意回来。”河马阔阔马上取下墨镜和口罩,露出了两颗大蓝牙,笑得好可爱噢!

“妈呀,我看到怪物啦!救命啊!”猫太太跑得比老鼠还快,连菜篮子也不要了。

晚上,河马阔阔把菜篮子送到猫太太的家门口,然后就站在猫太太的窗前,轻轻为她唱起了一首歌。他不敢唱得太响,怕吵醒了别人。

天很黑,没有星星,也没有月亮。窗子里的猫太太在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了河马阔阔的歌声,是那样优美迷人,只是没有以前那么高亢、嘹亮,而是带点淡淡的忧伤。

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小编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7583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