惹祸的马车

秀才赶马车

丰阳州城外的灵宝山上,住着个落魄的李秀才,刚三十岁,虽饱读诗书,仍未摆脱穷酸之困。平日家里由妻子操持,他就下山到城里柳员外家当了坐馆先生。

这年腊月初十一大早,下着小雪。老话说“先生不吃腊月饭”,意思是私塾在腊月上旬就休馆放假,年后再继续开馆讲课。李秀才从员外家后院的住处走向教馆,想请柳员外允许他多教几天,以便多挣几个钱好过年。可等他到了教馆,发现全馆十二个学童,每人都给他准备了点心、布料、米面等新年礼物。

李秀才很感动,看着满满一堆礼品,李秀才犯了难,怎么带走呢?

这时,管家走过来说:“先生,今儿个是今年最后一天授课,老爷早吩咐了,一会儿就给您封这月脩金,还让我给您备了辆马车,以便您带着学生送的礼物回家,明早再把马车送回来。”

下半晌,李秀才赶着马车到城里转了几圈,等他上了山路往家赶时,天已经擦黑了。路上很安静,也没有行人,他便扬起鞭子,加快了速度。

忽然,从一个僻静的拐弯处,隐约走出来一个手持拐杖的老人,只听“咣”的一声,老人被撞倒了。

李秀才本想停住马车去看看伤情,但他一回头,发现那人拄着拐杖,踉踉跄跄站了起来。看没有什么危险,他才安下心来,便又继续赶路。

到了家,妻子凌氏看丈夫带回这么多好东西,十分高兴,不停地拿起布料,在身上比划来比划去。

次日一大早,炊烟四起,村里唯一的小茶馆热闹起来了,大家叽叽喳喳,正在讨论村外的一起命案:昨晚,一个老人死在了村外的路边……

秀才一愣,跟着村人也来到村外,发现死者的位置正是昨晚撞人的地段。

他急忙回到家,慌慌张张地小声告诉凌氏:“把马车打扫一下,暂且放到后院,千万不要让人知道咱家有马车。”

妻子得知丈夫可能撞死人后,吓坏了,战战兢兢地说道:“人命关天,这可如何是好!”

李秀才想去找柳员外帮忙周旋,但刚要迈步,忽然停住了,说道:“那死者身份还未搞明白,而且,也未必有人发现是我赶的马车啊!先等等,看事情有无转机再做打算。”

人都有侥幸心理,李秀才这么想也很正常。他安抚好妻子,稳了稳心神,就出去打探消息去了。

无奈去投案

再说那路边的死者,村里有个早起的长胡子老人出来遛弯,发现死shi后就速去州府报了案。

仵作、捕快等人经过一番勘验、记录,官府当日上午就发出了告示:死者大约六旬,略瘦,请近日家里有失踪老人者速到知州衙门认shi。

下午晚些时候,就有两人来认shi,其中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,看穿着倒像个小财主。他仔细查看后大哭起来:“知州大人,小民叫马三,住在山后的马家寨,做了几十年皮草生意。死者正是家父,昨日他还言说,在家闷得慌,想出去溜达溜达,年关了,顺便去几个老客户家收收账。谁料想,家父一夜未归,中午时分,我在寨门口发现了告示,便忐忑不安地前来认shi,果然是父亲遇害了!”

这知州姓易,平时办案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吃了原告吃被告,百姓送号“一只眼”。

“一只眼”见死者的家底还算可以,便安慰道:“马三啊,人死不能复生,我这就派捕快去你那几个老客户家核实情况,只是这周折往返……”

马三知道“一只眼”的脾气,急忙奉上一张银票,恳求说:“不能让父亲死得不明不白,希望大人给申冤。”

此时,从衙门口打探消息回来的李秀才,正坐在村里的酒馆里,探听大家对案件的看法。

只听那个长胡子老者说:“昨晚,我好像看到一辆马车疾速进村,但天色有些黑,不知是谁家的,是马车撞的老人也未可知啊!”

另一个接着说:“唉,都是钱闹的。如果老人不护着手里的钱袋子,或许还死不了。您说是吗,李秀才?”

见有人问自己,李秀才愣了片刻,有些严厉地道:“还有钱袋子?大家不要胡乱猜测了,知州正在审案,这几日就会有结果的。”说完,付了茶钱就离开了。

那长胡子老者忽然很纳闷,平时很节俭的李秀才,怎舍得花钱来喝茶了?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啊!于是,大家够着头看着门外的李秀才。

李秀才出了茶馆,正要往自家走,忽然迎面过来两辆马车,前面驾车的正是柳员外的管家,后面是昨日李秀才赶回来的那辆马车,上面坐着一个伙计。

李秀才一惊,急忙走过去小声搭话:“管家爷,今早雪没停,我正打算明早再去送马车,怎麻烦您来取……”

没等他说完,管家说:“先生不知,年关将近,我家员外的皮草店铺生意很是兴隆,急需马车去给下家店铺送货。你昨晚用马车拉回东西,我以为你今早会送回去,估计是因为大雪封路,你才没有去送。这不,下午雪化了不少,员外便让我带个伙计来取马车。”

这几句话,被那些茶客听得清清楚楚。大家急忙围过来,特别是那个长胡子老者,他凑得最近,发现在车架子上好像有一小块暗红色的痕迹,铜板大小。由于他老眼昏花,刚要贴近细看,那李秀才拍了一下马屁股,马车动了起来。

于是,李秀才昨晚赶马车回李家村的事被传开了,马车也暴露了,他成了村民口中最大的嫌疑人。

李秀才想了一会儿,自叹命薄似白纸、命苦如黄连。他越想越绝望,于是便拿来纸笔,唰唰唰写了一封休书,然后对妻子说:“明早你带好休书和钱财,回娘家去吧,咱们今生缘尽至此。家里那几两银子,与其求人周旋,还不如留给你过活。我已想好,被官府通缉抓捕,不如去投案自首,这样也能减轻我的罪恶。”

凌氏接过休书,自然是哭哭啼啼,十二分不情愿,但事已至此,她也没了主见。

次日一早,李秀才独自来到知州府衙投案。

节外又生枝

知州“一只眼”剛吃完早餐,听说李秀才投案,经过审问,文书很快写好了案卷。

李秀才仔细看了一遍,发现几个疑点,他恳求道:“易大人,人是我赶的马车撞的确实不假,但我并没有抢劫老人的钱财啊!或许是后来路过的行人抢去了银两,还望大人明察。而且,案发当晚,我回头看老人时,虽在眨眼之间,发觉他手里好像有一根拐杖,但案卷里也没提这个细节啊!”

“一只眼”听了,笑道:“那是因为现场就没有发现拐杖。既然你本人都来投案了,那么案卷怎么写就不那么重要了,就算有一点点差别,也不会影响事实。所以,案卷里没有也不用补写了。至于钱财,捕快已经去调查了,马上就有定论,而不是你说没有抢就没有抢的。”

时间不久,捕快果然来报:“大人,小的在半路截住了李秀才之妻凌氏,从她包里搜出了纹银二十三两,她说李秀才已经把她给休了,二人已没有任何关系,这是李秀才给的补偿钱,要她好好生活。”说着,把凌氏带到了堂前,又把钱和休书放到了桌案上。

李秀才一下子蒙住了,家里从没有过那么多银子啊!

李秀才指着凌氏刚要争辩,那“一只眼”呵斥道:“李秀才,捕快昨日从马三的老客户处调查得知,马老掌柜收回的账目就是二十两,而你前天领取的脩金正好是三两,这两项加在一起是二十三两。如果你没抢劫,凌氏带走的钱数为何正好也是二十三两?这作何解释?”

李秀才一听,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,便大呼:“冤枉啊!大人,我是清白的,我撞人是真,抢钱是假……”

“一只眼”惊堂木一拍,道:“冤枉?冤枉你还来投案?!捕快已从柳员外家取回了马车,上面有一块马老掌柜的xue迹。事实就是事实,不容抵赖。反正你已投案了,怎么着都是一个死。来呀,将李秀才押入死牢!”

见衙役拖走李秀才,凌氏在堂下吓得瑟瑟发抖,一言不发。

“一只眼”说道:“凌氏,李秀才已投案,这纹银乃赃物,需要跟案卷一同留在州衙。至于这休书,你且带走回娘家去吧。退堂!”

就这样,李秀才被糊里糊涂判了死刑,只要刑部核准通过,即可坐实死罪,年后就要开刀问斩。

因為年关,官府的各项工作都延后了些许时日,一直等到正月月底,刑部才下发了核验公文,上面只有八个大字:疑点甚多,打回重审。

“一只眼”看到后,心里像塞进去一只兔子——七上八下的。案卷写得明明白白,为何刑部却说有疑点呢?

多年来,“一只眼”与京城多有往来。他当即决定,派个心腹到刑部去打探打探消息。

这不打探则可,一打探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。心腹回来说,当今圣上有一天到刑部查访,本来是例行公事,但他随手翻起了一个案卷——正是李秀才的马车奇案。圣上看完后,只说了八个字“疑点甚多,打回重审”,然后就离开了。所以,刑部不敢造次,回函也只用了这八个字。

原来是皇上钦点的案卷!

“一只眼”这下可坐不住了,他和文书、师爷等人大眼瞪小眼,又仔细查阅案卷,仍没有找出哪儿有问题。

忽然,“一只眼”想到了李秀才的话,既然他说没有抢劫银子,便让文书把抢劫银子的情节去掉,让秀才签字画押后,案卷又一次送到了刑部。

因为皇上钦点,刑部不敢私自批复,又呈给了皇上。皇上一看,眉头一皱,一句话不说,拿起御笔,写了几个大字,然后就把案卷甩给了刑部官员。

一日两,两日三,半月过去了,“一只眼”正等得不耐烦,忽见文书送来了刑部的核准回函,打开一看,只见御笔写着五个大字:蠢材一只眼!

案中还有案

这五个字,像五根银针一样,扎得“一只眼”从头到脚都疼。他是真不知道,问题到底出在哪?!

马车奇案自年前发生到现在,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。此时,正值阳春三月,灵宝山上冰雪融化、草木抽芽,是个游春的好去处,可“一只眼”却没有心思游览,案卷的事搞得他心神不宁。

这天上午,“一只眼”又提审李秀才。在李秀才的陈述中,又出现了那个拐杖的事:“事发地旁边有条小河,他的拐杖会不会被撞到了河里?大人,要不就去河里打捞看看。”

其实,“一只眼”早把这个细节给忽略了,莫非这个就是最大的纰漏?

“一只眼”立刻召集了二十个打捞行家,沿着那条小河搜索。果然,在离出事地点大约五百步的地方,打捞上来一把裹着杂草的青色拐杖。

除去缠绕的杂草,只见拐杖通体暗红,乃是上等红木雕刻而成,手握处还镶嵌有太极图案和细小的宝石,在顶部的中间,还刻着一个小小的“御”字。

难道这是皇家的拐杖?“一只眼”的脑袋一下子大了两圈,他急忙用长袖裹住拐杖,以防被其他人看见那个字。

回府的路上,怀抱着拐杖,“一只眼”不安静了,心说:如果按照李秀才所说,他撞到的人拄着拐杖,那么能拄此拐杖的人只有皇上了?可拐杖为何不在出事地点呢?“一只眼”想了想就明白了,天气变暖冰雪融化,河水增长,拐杖才由出事地点冲到了下游约五百步的地方。

案子竟然牵扯到皇上,而且皇上还是受害者,怪不得皇上知道案件内情。可皇上为何在傍晚出现在李家村呢?“一只眼”发觉案子比以前更加复杂了。

回到州衙,“一只眼”再一次捋了捋案子,终于得出了结论:李秀才撞人是真,而且撞到的是当朝万岁;把马老掌柜调包,是有人发现李秀才撞人,便故意给他栽赃,而且马老掌柜之死,本身也是一宗谋sha案。

想到这儿,“一只眼”又提审了李秀才。

多日以来,李秀才一直在潮湿的地牢里,身心疲惫,眼神里也透着绝望。

“一只眼”这次没有拐弯抹角,而是直接告诉他拐杖的事。李秀才眉头一皱,吓得瘫作一团。

但是,一想到马老掌柜并非自己撞死的,他好像又看到了些许希望,眼睛里放出光来。

不料“一只眼”给他泼了一盆冷水,说道:“你撞的是当朝万岁,比撞死人还严重,弄不好咱俩脑袋都得搬家!事发那晚,肯定有人看到了你撞人的经过,所以故意栽赃给你。你仔细想想,谁栽赃给你的嫌疑最大?”

李秀才开始往回想,片刻后说道:“我在牢里的这几个月,那凌氏竟然一次都没有来看我。我虽然休了她,可四五年的夫妻情分还在。而且,我说过多次了,马老掌柜的二十两纹银不是我抢的,我家里也没那么多钱,但凌氏却在我投案时,落井下石,这是最令我感到奇怪的,这里面肯定还有另一桩案情。”

于是,“一只眼”好像找到了突破口,他当即安排捕快暗查凌氏。

真相不可欺

很快,就传来消息:凌氏于腊月二十九悄悄嫁给了柳员外,做了第四房姨太太。

牢里的李秀才得知后,对“一只眼”说道:“那凌氏怎么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嫁人?”李秀才建议派人传唤柳员外和凌氏:“一定要对二人单独审讯。凌氏虽柔弱,但一定知道一些内情,不然不会有那二十两纹银之事。”

果然,如李秀才所言,通过审讯,凌氏很快交代了事情的经过。

原来,那柳员外家大业大,想再娶个小的生养子嗣。他偶然看到凌氏后,便一见倾心。那凌氏,其实生活也不理想,婚配五年来,一直没有孩子,她逐渐知道是丈夫李秀才有问题。于是,她得知柳员外心意后,便想除掉秀才再嫁,可一直没有机会。

案发傍晚,柳员外独自从凌氏处离开,到半道时,忽然内急,便下马去路边大树后小解,不经意间,他看到不远处一个拄着拐杖的人被一辆飞驰的马车撞倒了。柳员外认出,那马车是自家的,正是他吩咐管家让李秀才用的。撞人后,那马车上回头看了一眼的正是李秀才。怕出现意外,柳员外正要上前查看那人的情况,忽然,又来了一辆带棚子的马车,下来几个人把撞倒之人给接走了。

等柳员外回到家,管家便向他汇报最近店里的生意,说到下午去送皮草时,那家老板说,馬老掌柜也前去收账了,还跟他喝了酒。柳员外知道,马老掌柜嗜酒如命,而且沾酒就醉。他推算下时间,断定那马老掌柜还未到家,便让管家速去马家寨附近的路上截住马老掌柜,将其害死后再放到李秀才撞人的地方,还掠走了马老掌柜收回来的二十两纹银。

案发第二天下午,柳员外让管家借要回马车的时机,偷偷给凌氏带去二十两纹银,并嘱咐她放好银子,官府来查时,一定要交出二十三两纹银,以便栽赃给李秀才。同时,还用小药瓶带来一点点鸡xue,滴在了马车上。李秀才休妻投案后,捕快果然截住了凌氏,搜去了纹银。

凌氏以为柳员外手眼通天,跟着他就衣食无忧了,便于腊月底悄悄嫁给了他。虽然结婚后一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但还是案发了。

有了凌氏的口供,柳员外不招供也不行了。他本以为,李秀才投案就万事大吉了,便把事情全部告诉了凌氏。没承想,被撞之人乃是皇上,看来,这辈子要栽在这女人手上了。

审理完毕,“一只眼”宣判:柳员外和管家合谋害死马老掌柜,又陷害李秀才,判处死刑;凌氏不守妇道,但因交代犯罪经过,酌情处理,发配西北,为边疆战士浆洗衣物,直至老死,葬于边疆,不得迁回中原;李秀才,虽穷酸迂腐,但被人利用,实在无辜,然撞人后擅自逃脱,不下车施救,杖罚二十大板,无罪释放。

这下好了,两个案子一并破了。就在“一只眼”、文书和李秀才拟好案卷,用黄布包好拐杖,即将上报刑部时,衙门前忽然来了一位公子。

来者三十多岁,白白净净,洒脱自然,见了“一只眼”和李秀才,说道:“灵宝山春意盎然,我是来踏春的。”

“一只眼”和李秀才发愣间,那公子又小声说:“其次,我是来取我的拐杖的。”

“一只眼”一听,腿肚子都转筋了,急忙示意大家跪地磕头。那公子一摆手,道:“也罢,‘一只眼听了:你虽破案有功,但又办案不利,险些混淆黑白、草菅人命,实在是寸功难抵百过,特连降两级,罚俸一年,暂代管知州,以观后效,你可同意?”

“一只眼”急忙跪倒磕头:“下官同意,下官认罚!”

那公子走到李秀才面前,说道:“读书人贵在报效国家,既然你孑然一身,今日起,你就做知州文书吧,监督‘一只眼办案,若再有一件冤案,我这拐杖可是会敲回来的。”

李秀才一听,感动得泪涕横流,额头触地,磕得梆梆响。等他们抬头时,发现那公子已拿着拐杖,离开了州衙,只有几个随从送来了一只巨大的花瓶,然后也离开了。

“一只眼”急忙上前观看花瓶,还让衙役摆到显眼的位置。但李秀才却说:“大人,我恰认为,要把这花瓶藏于内堂供起来,不可炫耀。因为它在告诉你,对拐杖失而复得的事,要守口如瓶,那拐杖可不是一般的物品。”

“一只眼”一想,还真是这么回事。但他还是很好奇,后来终于打探得知,那拐杖是太上皇赐给当今皇上的。至于为何出现在灵宝山,传言是年前腊月初九,太后要给皇上择一个妃子,但皇上根本不愿意,才借机出宫来到了灵宝山借酒浇愁。结果被李秀才的马车撞了一下,因为路面很滑,皇上拄着拐杖站起来时,拐杖滑落进了河里的厚雪之中,幸好护卫和马车及时赶到,救下了醉酒的皇上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只是,当时皇上喝得烂醉,没有及时说出拐杖的事,后来又碍于脸面,也未安排人员打捞。谁料,一辆马车把整件事给带了出来……

|黑魔马|

原创文章,作者:小编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9287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