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千零一夜】11 阿拉丁和神灯

中国是个很远很远的国度。现在我们要说的是一个发生在这个遥远国度的故事。

很久很久以前,在中国的一个省城里,有一个裁缝,名叫穆斯塔法。他开了一个裁缝铺,整日在铺里为人做衣裳,用微薄的收入养家糊口。因为他生活贫穷,也谈不上在他死后能为妻儿留下点什么遗产。

裁缝穆斯塔法十分疼爱他的独子阿拉丁。尽管阿拉丁聪明、好强,但是由于家庭贫困,无法供他上学。阿拉丁长到十岁时,整日在外与一群浪荡子游荡,荒废光阴。父亲想长此以往不是事,想叫他离开那些淘气包,于是就叫他跟着自己学裁缝手艺,也好当个帮手,减轻家庭经济负担。可是阿拉丁正处于贪玩的年龄,他总是不安心在父亲的铺子里坐着学裁缝手艺,只要父亲瞅不见他,就溜出铺子,到街上与一群浪荡子玩耍。父亲知道了,叹了叹气,也无可奈何。天长日久,父亲劳累成疾,他眼见期待阿拉丁兴旺发达的愿望已成泡影,最终带着遗憾一命归天,仅为阿拉丁母子留下了一个裁缝铺子。可怜的母亲只能是以泪洗面,娘俩艰难度日。

可惜,阿拉丁尚未成年,不懂得生活的艰辛,在父亲死后,像脱缰的野马般更加放纵,依旧玩耍嬉戏。岁月悠悠,又过了几年,阿拉丁已经十五岁了。父亲在世时管不住他,现在母亲对他更是无能为力,阿拉丁依然我行我素,没有找到相宜的活干。

一天,阿拉丁在街头与伙伴们嬉戏时,有一个远道而来的人经过这里,他的面貌和衣着都与当地人不同,一看便知他不是本地人。这个人是个著名的魔法师,生长在非洲,自幼就钻研魔法,又不断修炼,成人后已十分精通魔法了。他从魔法书中获知各种奇闻逸事、魔术秘密,人们管他叫非洲魔法师。这个人到中国已经两天了,此时他正在仔细地打量着这群孩子,尤其盯着阿拉丁看个没完,并向阿拉丁的伙伴们打听他的名字,得知他叫阿拉丁时,心里就盘算:“这可能就是我要找的孩子了,为了找这个孩子,我不远万里,从遥远的非洲来到中国,看来没有白来啊!”原来这非洲魔法师从魔法书中读到:在中国的某地有一座地下宝库,宝库中有很多宝物,最有魔力的是一盏神灯,那神灯的仆人威力无比,因而谁拥有神灯便可以无敌于天下。可是无人能打开这宝库,除了一个人,这个人就是中国的一个叫作阿拉丁的孩子,他的父亲是裁缝穆斯塔法。

非洲魔法师先从别的孩子口中了解阿拉丁的情况,然后,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。他赶忙走到阿拉丁跟前,拉着他的手,又搂着他的脖子,说道:“我的好侄子,你是裁缝穆斯塔法的儿子吧?”

阿拉丁奇怪地回答:“我的父亲早死了。您是谁?”

非洲魔法师哭着喊着,说:“天哪!我的兄弟死了,我还没有看他一眼哪。”然后,又流着眼泪吻着阿拉丁说道:“我的好侄子,我是你大伯,是你父亲的哥哥,我们同母异父。我离开了家,在外面流浪了几十年,与你的父亲分别的时间实在太久。今日回归故里,可惜你的父亲已经不在人世。现在看见了你,就如同见到了你父亲小时候的模样一般。”说着,他给了阿拉丁两个第纳尔,还说以后要去拜访阿拉丁的母亲。阿拉丁飞奔回家,赶忙将非洲魔法师对他说过的话向母亲重复了一遍,问他母亲道:“妈妈,我有伯父吗?”

阿拉丁的母亲说:“你没有伯父,也没有姑姑,你父亲没有兄弟姐妹。”她想了一想,又说道:“你父亲也说过,他有个兄弟早死了。莫非你父亲以为死了的这位兄弟其实没有死,这次来的这位伯父就是他?”

一天清晨,非洲魔法师来到阿拉丁的家,他带来了一大篮水果,一见阿拉丁的母亲,就装出十分悲痛的样子哭起来,说:“我的好弟媳,快告诉我,我那已故的弟弟平日都坐在哪个位置?”阿拉丁的母亲告诉他后,要他就坐在这个椅子上。

非洲魔法师连忙说道:

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Midlight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7424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