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狐狸的吸尘器

(一)

这真是一只神气透顶的小狐狸。你看他,吹着小黄铜喇叭,打着小洋鼓,肩膀上还扛着杆小旗子,旗子上面写着“西北电大毕业,获机械博士学位”。

“嘀嘀嘀!嗒嗒嗒!咚咚咚!”小狐狸得意洋洋地唱:“修理吸尘器嘞!本人技术高超,设备精良,代办托运,实行三包!”

修理吸尘器的来了,这可是好事,自从街里的电器修理师被狗咬过之后,就像得了狂犬病,看谁都是直目瞪眼的,许多家的吸尘器坏了都不敢去修。

“小狐狸,到我家来修吧!”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热情地招呼,中年人的头发在街里是有名的又黑又亮,人们都叫他“黑又亮”。正因为如此,他更加倍地保护自己的头发,家里不能有一点灰尘。

“这吸尘器不灵了,你能修理好吗?”“黑又亮”迟疑地问。

“放心好啦!小事一桩!”小狐狸大大咧咧地点点头。他从小工具箱里拿出钳子、改锥、试电表,忙乎开了。干得真卖力气,手上、脸上都是油泥,鼻尖上还冒出亮汪汪的汗珠。

“黑又亮”十分过意不去,“请喝茶!”递上一杯冒着香气的茉莉花茶。

“不客气!修好啦,您试试吧!”小狐狸兴高采烈地拍拍吸尘器。

“黑又亮”按动了电钮,“唰——”

“您听这声音,多匀称!”小狐狸禁不住赞许道。

“可是,怎么吸不起来呢?”“黑又亮”握着吸尘器发愣,是的,连地上的小碎纸片都吸不起来。

“可是……”小狐狸张嘴结舌,惊慌失措地看着“黑又亮”。

“黑又亮”感到不妙,忙蹿到穿衣镜前。天呀!他的头发怎么全白了,简直像披了一层白霜。而且眉毛、嘴唇,全和牙齿是一个颜色。吸尘器还在唰唰地响着,红地毯在变白,绿窗帘在变白,……

“黑又亮”不,这回只能叫“白又光”了,忙扑过去,关掉吸尘器,他气愤地对小狐狸吼了起来,“你修的这该死的吸尘器,不吸尘,却吸起颜色来了。”

小狐狸哆嗦着,他的全身也变白了,“对不起!我十分抱歉!十分……”

“滚!你快给我滚!”中年人捂着自己的白发大喊,一下子把小狐狸推了出去,把吸尘器丢到门外,还撅断了他的小喇叭。

小狐狸在院中打了几个滚,爬起来,蔫蔫地推开门,收好工具箱。临走时,他又不好意思地从门外探进头来,悄悄地问,“您有红墨水吗?我想把身上染染!”

“在桌子上。”中年人没好气地说。

桌子上的红墨水也变成白色的了。好家伙!吸尘器的威力这么大。小狐狸简直闹不清是怎么修的。

浑身发白的小狐狸背着沉甸甸的吸尘器在街上走。没有喇叭,他就敲小洋鼓,虽然碰到巨大挫折,可他并不灰心,干事业嘛,总得有点男子汉的气魄。况且他苦思苦想了一晚上,已经找出了上次错接的吸色的线路,这回可以保证万无一失了。

“修理吸尘器嘞!”他声音喊得更高,只是不敢保证实行三包了。

“小狐狸,到我家来修吧!”一位妇女请他。

小狐狸不由得哆嗦了一下,这位妇女穿得太鲜艳了,明黄裙子,红衬衫,一想到她也许要被吸成白毛老太婆的狂怒样,小狐狸几乎要昏倒。

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“红衬衫”笑着问,“怎么腿老抖!”

“我太激……激动了”小狐狸牙齿打战。

他这回修理得格外小心,拧每个螺丝,接每条线路,都仔细地看了又看。

“请您试试吧!”小狐狸心虚地说。

“好!到餐厅里去!”“红衬衫”拿起了吸尘器。

“餐厅,离厨房近吗?’小狐狸慌张地问,他知道厨房有菜刀、铲子。“红衬衫”发怒时,说不定会拿菜刀的。

他们到了餐厅,瞧!好气派,原来今天是“红衬衫”的生日,家里要宴请客人,雪白的餐桌上,摆了各种各样的好吃的。

“红衬衫”抓起一粒油炸花生米丢到嘴里叽叽嚼着说:“一会客人要来,所以虽然扫过了,我要再吸一遍,让地毯变得干干净净。”

她打开了吸尘器,小狐狸心里在紧张地嘀咕:“我宁愿出门就碰上猎狗,也不愿东西被吸白。”小狐狸使劲盯着“红衬衫”,啊!没有变,还是红的,小狐狸松了口气。

“怎么?你修的吸尘器不灵,连个花生皮都吸不动!”“红衬衫”诧异地问,随手抓起一粒花生米丢到嘴里,“怎么没味了?”她怔住了,忙不迭地用叉子叉起烤鱼、栗子肉、辣子肉丁……“咦咦!刚才还香着呢,怎么一点儿味也没有了,就像嚼棉花,喝白开水!”

小狐狸不由自主地冒出一句:“是这吸尘器把味吸走了?”

“啊!是你干的!你就这样修吸尘器!”“红衬衫”突然明白了,“你这骗子!滚!连同这吸尘器一块见鬼去吧!”力大的“红衬衫”把它们一起丢出了窗子。

(二)

小狐狸并没有去见鬼,仅仅是被摔得鼻青脸肿。他背着两个同他一起滚出来的吸尘器,回到了他那小木屋。小木屋才一米多高,就在一排楼房的后面。

这会儿,小木屋外面围了一群孩子。小狐狸丢丑的事,他们都知道了。

“喂!小狐狸,又搞什么发明呢?”

“嘻嘻,什么吸尘器,还不如改成吸屁器!”

“哈哈,我看你还是歇会吧!再吸别把地球吸进去了!”

小狐狸赌气地关紧窗子,捂住耳朵。两个古怪的吸尘器,就像哼哈二将,不声不响,气人地对着他。就是这两个该死的东西,给他带来了无穷的苦恼和灾难。刹那间,小狐狸咬牙切齿,恨不得用锉刀把它们敲得粉碎。他伸出左勾拳,甩开右脚,狠命地向两台可气的吸尘器踢打。

“哎哟!”他疼得大叫起来,肉的当然碰不过铁的,他的左手肿成了馒头,右脚指头起了个大包。

小狐狸几乎气疯了,他一屁股坐在其中一台吸尘器上。用钳子胡拧起来,他要把它们拆个七零八落,通通抛到垃圾堆里去。

他正巧拧的是吸尘器的盖子,“卟卟!”吸尘器冒出了五颜六色的气泡,像小气球—样在空中飘,又慢慢地落下来,落在他的脸上、身上,“啪啪”地裂开了。

小狐狸感到有点异样,他赶快照镜子:啊!他的脸变绿了,绿晃晃的,是“黑又亮”家窗帘的颜色;脖子红艳艳的,是红墨水的颜色;身体却油黑油黑的,是“黑又亮”的头发那乌黑的颜色。吸尘器里面的颜色全散出来了,通通染到了小狐狸的身上,他简直成了一个花花绿绿的大妖怪

“天呀!我怎么去见人!”小狐狸呻吟着,在镜子前面晃来晃去。

蓦地,他冒出了一种好奇心,应该看一看另一个吸尘器。他忙拧开盖子,“卟卟!”又一串气泡冒了出来,像是到了厨房里,小木屋里弥漫着各种各样的香味,馋得小狐狸快淌出口水来了。他急忙吸溜鼻子四下闻。哈!桌子是炸花生米味儿,工具箱是熏鱼味儿,而椅子是不折不扣的烧鸡味。

小狐狸馋得咬了一点椅子腿,嘿!像是吃烧鸡,味道好极了,只是这条椅子腿比别的短了一截。他又小心地把其他三条腿各咬去一点,椅子才不晃悠了。

小狐狸迷迷瞪瞪地望着这两个奇怪的吸尘器,费力地转着脑袋琢磨,猛然悟到:这也许不是坏事,一个失败也许会导致另一种发明呢,幸亏他刚才没用锤子砸,否则,这里就只剩一堆烂铁了。

“好极了!”小狐狸欢呼起来,“我得好好研究研究这线路是怎么回事!这里说不定有个伟大的发明呢!让一切讽刺、嘲笑见它的鬼去吧,而见鬼的决不是我小狐狸!”

(三)

整整五天,小木屋的门一直紧闭着。第六天,小狐狸终于出来了。他的眼睛熬红了,光线路图就画了四麻袋。他神气活现地竖起了一块广告牌子,上面写着“多功能吸尘器大展销”,随后从小屋子里拖出了一个吸尘器。这个吸尘器的样子挺古怪,带三个吸嘴,就像一只长了三个脖子、三个脑袋的小恐龙。

“诸位!”小狐狸吆喝着,“这可是多功能,不光吸尘,而且能移味、移色。本产品信誉极佳,欢迎哪位先生当场试……”他突然慌里慌张地结巴起来。原来人群中站着一个白脸,白耳朵、白眼睛、白头发的人,是“黑又亮”他正拼命地挤进来。

“您……您”小狐狸慌忙后退想溜。

“我想看看你这个骗子又捣什么鬼!”“黑又亮”气愤地盯着他。

“我可以把您头发的颜色移回去!”小狐狸灵机一动,急忙弯腰翻动小木箱里那一堆各种颜色的小瓶,原来他把前几天吸来的颜色都保存在小瓶里了。可是这会儿,怎么也找不到那瓶从“黑又亮”头上吸来的黑色。

小狐狸颇为尴尬,他抓起一个绿色小瓶,商量说:“您把头发弄成绿色怎么样?”

“黑又亮”嘴巴鼓起了一寸,眼睛瞪大了一圈。

小狐狸更慌了:“或者染成红色的,就像印地安人那样!”

“呸!“黑又亮”愤怒地唾了一口,差点唾在抱黑猫的小姑娘身上。

小狐狸乐了:“喂!你这黑猫变变怎么样?”

“那敢情好!”

小狐狸抓起第一个吸嘴,对准黑猫,按一下钮,“唰!”黑猫的颜色迅速退去,变成一只雪白雪白的猫。随即,他把吸嘴对准“黑又亮”的头顶,连按两下钮,“呼!”像吹风机一样,“黑又亮”的头发变得乌黑油亮。哈!人们都惊呆了。

“黑又亮”顿时乐得合不拢嘴,赶忙又说:“还有白眼珠,赶快往这儿喷!”

小狐狸轮番按着三个吸嘴的按钮。

“唰!”绿树变成了白树,“唰唰!”又变成了蓝树……

“唰!”马路被吸得没有一点灰尘。

“唰唰唰!”围观的每个人都带上了好闻的味,有菠萝味的,有香蕉味的,有香喷喷的奶油味的,还有巧克力味的……原来小狐狸事先预备了好多香精。

“喵!”突然那只猫尖叫了一声,原来它被一个长头发的小胡子咬住了尾巴,因为猫尾巴被喷上了香酥鸡味。

“嘿嘿!这个吸尘器真不错!哥们儿我要了!”小胡子贼溜溜地转着眼珠笑着,他从身后取出个大皮包来,打开来,哗啦啦!把厚厚的一大叠钞票倒在地上,足有十几捆。

这么多钱!小狐狸一辈子没见过,他看得眼花缭乱,笑得合不拢嘴。

“这吸尘器我拿走了!”小胡子怪笑着。

小狐狸刚要答应,突然听见人群中有人讲,“唉!现在真是干什么都向钱看,有钱就行啊!”他觉得有点不对劲,想追问讲话的人,可是一见小胡子那凶狠的目光,谁也不敢再讲了。

“老子有钱,买去干什么,你们谁也管不着!”小胡子说着就要去抓吸尘器。

“等一等!”小狐狸灵机一动,“这个吸尘器还有几个零件没安上!”

小胡子瞪了他半天,说:“那我明天来取,这个吸尘器我买定了!”说着,丢下钱径自走了。

等不见了他的影子,人们立刻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:

“卖给他可就糟了!谁不知道他是城里最有名的坏蛋!”

“他会用你这吸尘器去偷味、偷色,不定会坑害多少人呢!你只顾赚钱,不看卖给什么人!”

小狐狸傻眼了,豆粒大的汗珠从脸上滚下来,他万没想到,自己的发明会给大家带来灾难。把这吸尘器毁掉,不!这是他辛苦劳动的结晶;带上吸尘器逃跑,也不成,这太不光明磊落了,逃跑应该是小胡子那样的贼,而不是他小狐狸。

(四)

这一夜小狐狸没有睡,他先是在小屋子里来回兜圈子,接着敲敲打打。

小胡子也没有睡,他在床上四仰八叉,美滋滋地动着坏心眼:有了吸尘器,把全城所有的色、味都吸过来,让房子、人、动物全变成白的,再把味和色装在一个个瓶子里,开个大公司,叫“全球色味托拉斯”,高价出售色、味。等他们买去了,再把它吸回来出售,这样,一定能成为百万富翁……还可以带吸尘器去银行,让银行的钞票全变成废纸,再让自己家的烂纸变成钞票……

第二天,小狐狸眼睛熬得红红的,小胡子眼睛也熬得红红的。

小狐狸在吸尘器上又加了一个小盒子,上面有两排按钮。

“按不同的按钮,就可以吸不同的色味!”小狐狸告诉他。

“好!好!”小胡子只想发财,根本就没听对方讲什么。他怕这个吸尘器被别人偷去,因为他老偷别人的东西,当然他明白,这样的宝贝肯定会有人偷的。他特意让人电焊了一个最结实的钢圈,把自己同吸尘器接在一起,谁也别想拿下来。

小胡子踌躇满志地在街上走,他开始按了第一个按钮,“唰!”他闻到一股油烟味,马路上来往汽车放出的臭气,全被他吸来了。

小胡子慌了,又按另一个按钮,他闻到了一股臭大粪味,原来路边正好有一个厕所,里边的臭味都被他吸来了。

小胡子觉得有点不对劲,他弹琴似地挨个按着按钮,发现这个吸尘器吸的全是废味。吸色也是如此,比如剥落的油漆,烟囱上的铁锈色……

原来小狐狸又研制出了“选择器”,安在吸尘器上。小胡子上当了,可他再也摘不下这吸尘器了。带着这东西,偷东西也极不方便,他只能靠吸废气废味换碗饭吃。

现在小狐狸会造三种吸尘器了,一种是普通的吸尘器,一种是吸废气废味的,第三种则是多功能的能够移味移色的,不过买这种得带上机关证明。

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小编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7582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