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千零一夜】3.6 第二个女郎的故事

我父亲去世时留下很多钱。他死后没多久,我便嫁给一个当时最令我感到幸福的男人。不幸的是,我与他共同生活仅一年,他就亡故了。我从丈夫那里继承了八万第纳尔的遗产,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。一日,我正在家中闲坐,冷不丁一个丑八怪似的老太婆闯进来。只见她:蓬头垢面牙不全,眉秃眼斜脖不正,外带鼻涕流不停。真像诗人所说:

有个年老丧门妇,

魔鬼见了叫师傅。

未见口中吐半言,

教会招摇撞骗术。

擅耍花招手段强,

千匹倔骡也驯服。

若是尥蹶想撒野,

一根蛛丝全缚住。

老太婆进来向我问了好,说道:

“尊敬的主人,老妇有一女儿,幼年丧父,非常可怜。今天是她大喜之日,我想劳您大驾参加小女在今夜举行的婚礼。您若去了,将使我们家蓬荜生辉;您若不去,我女儿定会垂头丧气,只有安la可怜她了。”说着,她抽抽搭搭地哭起来,并俯下身吻我的脚,再三求我。

“那好吧,我去。”看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,我动了怜悯之心,答应了她的要求。

“太好了!”她喜形于色,“您先准备一下,到晚饭时我来接您。”说完她吻了我的手便乐颠颠地走了。

我取出好看的衣服,梳妆打扮一番。老太婆按时来接我,欢悦地对我说:

“走吧,女主人。全城有头有脸的女宾都已到了,我告诉她们您要去,她们都兴高采烈地等着您光临呢。”

我穿戴整齐,带上几个婢女去出席婚礼。我们走了一会儿,来到一条小巷,这里微风习习,香气扑鼻。我们穿过一道建筑精美、大理石造的拱形大门,眼前出现一座从地面伸向云端的高大宫殿。我们停步宫门下,老太婆上前敲开了门,一进门先是走过一条铺着地毯的回廊,廊中灯火通明,三步一盏枝形灯,五步一个蜡烛台,两侧还悬挂着各式各样的珍宝,摆放着千奇百怪的金属制品。出廊步入一间大厅,其壮观与辉煌简直无与伦比。正中放着一张镶珠嵌玉的雪花大理石床,床上挂一顶罗帐。只见一位有闭月羞花之貌的妙龄女子从帐中闪出,她对我说:“欢迎你,我的姐姐。你的光临对我来说是无上的荣幸和莫大的慰藉。”她接着吟道:

倘若屋宇知道这位嘉宾临门,

会在她经过的地面不住亲吻。

欣喜若狂的氛围催促它宣布:

热情欢迎慷慨而豪爽的贵人。

吟罢,她拉着我的手和她一起坐下,说:“姐姐,我有一位哥哥,是个品貌都在我之上的好小伙。自从他在一些喜庆场合一睹你的芳容之后,便深深地爱上了你,朝思暮想,神魂颠倒。他给这老太婆钱,让她设法把你叫来,她编了我要结婚的瞎话把你骗了来,好让他见到你。哥哥对你心仪已久,准备根据伊斯兰教义的规定明媒正娶,与你结为合法夫妻。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
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Midlight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7357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