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千零一夜】2.6 石化王子、不忠王后和黑奴

家父本是此地的国王,名叫麦哈穆德,他也是黑色群岛和那湖泊周围四座大山的主人。他在位七十年,过世后,由我继承王位。我娶了堂妹为妻,她非常爱我,以致到了我不在其身边便饭不吃水不饮的程度。我俩做了五年的恩爱夫妻,直到有一日,她去浴室洗澡,我吩咐厨师准备饭菜,好等她回来共进晚餐。之后我来到这个殿里,就在我现在待的这个地方,想躺下小睡一会儿。当时天气很热,我叫两个侍女为我扇扇子,她俩一个坐在我的头边,一个坐在我的脚旁。我由于记挂着娇妻,心里静不下来,久久未能入睡,只好合眼躺着,脑子却是清醒的。这时,坐在我头边的侍女可能以为我睡着了,便对我脚旁的那位悄声说道:

“喂,麦丝欧黛,我说咱们主人真是够可怜的,白白浪费自己的青春,摊上这么个不守妇道的坏女人做夫人,真是亏透了。”

“可不是嘛!”另一个附和着说,“但愿安la让天下淫妇统统不得好死。唉,像咱们主人这样品行端正、才貌双全的一国之君,怎么能找那个每天不在自己丈夫床上过夜的贱货做王后呢!”

“说的是呢。怪只怪主上太糊涂,从来不过问她的事。”

“快闭了你的嘴吧!你先搞清楚,是主上知道她的事而不管不问,还是她让主上蒙在鼓里。告诉你,那淫妇在酒里做了手脚,主上不是每晚睡前都要与她饮酒作乐吗?她便偷偷在他杯中放了蒙汗药,主上喝了便昏昏沉沉睡死过去,对以后的事全然不知。他哪里能晓得自己的夫人在他喝了下了药的酒后,又穿上衣服鬼鬼祟祟地溜出寝宫直到黎明方回,然后用一种香在他鼻前熏上一熏,让他又醒过来呢?所以你根本怪不着主上,都是阴险恶毒的王后搞的鬼。”坐在我脚旁的侍女替我打抱不平。

她俩你一言我一语,谈话全被我听了进去。霎时间我只觉天昏地暗,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夜晚来临,我堂妹也洗浴归来,我和她入席吃了丰盛的晚餐,而后我们像往常那样一边饮酒一边闲谈。聊了一阵之后,我提议喝睡前酒,于是她递给我一杯斟得满满的酒,我趁她不注意,将酒顺着腋下倒掉,却装出像往常一样一饮而尽的样子,然后倒在床上装睡。过了一会儿,突然听见我妻子恶狠狠地说:“睡你的吧,最好永远别起来。我讨厌你,尤其不愿见到你这令人生厌的模样,和你一起生活真叫我腻烦。”说完她起身穿上自己最漂亮最华贵的衣裳,熏香打扮,然后带上一把剑,打开宫门,钻进夜色之中。

我连忙爬起,尾随而去。她走出王宫,穿过城内的市场区,来到城门下。只见她嘴里咕哝了几句我听不明白的话语,啪嗒啪嗒,几把锁自己掉了下来,大门也吱的一声不拉而开。她疾步向城外走去,我在后面紧紧跟踪,没有被她发觉。前方影影绰绰出现了一群土丘,她便放慢脚步,三转两转来到一座城堡前。她走进城堡,直奔一个泥盖的圆顶房屋,推门而入。我蹑手蹑脚地爬上圆屋顶,透过一扇小窗窥视里边的动静。屋里有一黑奴,穿得破破烂烂,躺在稀稀落落的几根干芦苇上。他面目丑陋,下嘴唇像一个倒置的罩子,上嘴唇像一块平地,他正在用这长短悬殊的两瓣厚唇百无聊赖地抿着鹅卵石上的沙粒。我老婆要说也是一国之后,谁想她进了屋竟五体投地,向那黑奴行君主之礼。黑奴抬起头对她说:

“你这该死的东西,为什么拖到这么晚才来?刚才我们一班黑人弟兄在此饮酒作乐,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相好陪着,就因为你没有到,我酒都没喝痛快。”

“我的主人,我的心上人,你不是不知道我是有夫之妇,我有我的难处。我现在一看见我那堂兄就讨厌,恨不能一刻也不陪他。要不是考虑到你,我早就让这城市变成一片乌鸦、猫头鹰日夜啼啸的废墟了,给它来个连锅端扔到卡夫山去完事。”

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Midlight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7341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