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格林童话】171篱笆国王

古时候,世上存在的每一种声音,尚有其思想与深意。铁匠的锤子敲击时,那是在呼喊着:“敲开它!敲开它!”细木匠的刨刀嘎嘎叫,那是在说:“那里来一下!那里,朝那里来一下!”磨坊上的水轮啪嗒啪嗒响,那是它在唠叨:“帮帮忙啊,上帝我主!帮帮忙,上帝我主!”

如果磨坊主是个缺斤少两的奸商,磨坊一旦开始转动起来,就会操一口标准的高地德语,先慢条斯理地问一句:“谁在那里?谁在那里?”然后又快速答道:“磨坊主!磨坊主!”临了,再用极快的语速说:“大胆地偷吧,大胆地偷,区区三桶面粉,你倒要克扣快两成。”

在那个时代,就连鸟类也有属于它们自己的语言,每个人都能听懂。但是现在,就只剩下像是叽叽喳喳、吱嘎吱嘎和吹哨一般的声音了,其中一些叫起来,像是在唱那种完全没有词的歌儿。会说话的鸟儿们聚在一起,便萌生了一个想法:它们不能一直都没有一个头领。于是,大家一致决定,应该从它们当中选一只出来,当全部鸟儿的国王

所有鸟儿当中,只有田凫反对这个提议:因为它的生活,一直以来都是自由自在,也希望至死都是自由身,不会受任何人管辖。于是,田凫焦虑万分,四处乱飞,嘴里不停地喊着:“我该在哪里容身啊?我该在哪里容身啊?”

最后,它飞到了一处偏僻闭塞、人迹罕至的沼泽里,从此再也不在群鸟中露面。

田凫离开之后,所有的鸟儿都在谈论选国王的事情。在一个和煦的五月天里,它们全都从森林和田野里飞出来,聚到了一起:老鹰和苍头燕雀,猫头鹰和乌鸦,云雀和麻雀——我又怎么可能把全部鸟儿一一列举?反正,就连布谷鸟也来了,还有戴胜鸟,它是布谷鸟的司事。戴胜鸟之所以被称为布谷鸟司事,都是因为它总在能够听到布谷鸟叫声之前的几天鸣叫。除了它们之外,还有一只身形十分娇小的、当时还没取名字的小鸟,也跻身于群鸟之中。

母鸡碰巧完全没听说过选国王这件事,见到群鸟聚集,不免惊讶起来。

“什么,什么,这里是要做些什么?”它咯咯叫道。好在身边的公鸡还懂得去平复它亲爱母鸡的心情:“不过是些有钱人而已。”说罢,便向母鸡讲清楚了群鸟要做的事情。

讨论后的决定是,谁飞得最高,谁就可以成为国王。听到群鸟这样说,灌木丛里坐着的一只树蛙大喊起来,警告道:“不行,不行,不行!不行,不行,不行!”

因为树蛙觉得,如果它们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来选出国王,结果不会好,会有很多鸟要痛哭流泪。但是,乌鸦却说:“呱,这样没问题的!”并且坚称,它认为一切都会很顺利。

所以,现在就这样决定了,群鸟干脆就趁这个明媚早晨一飞冲天,如此一来,事后就不会有任何一只鸟会说:“我本来还可以飞得更高些,然而一旦时间到了傍晚,我就做不到了。”

约定好的信号一发出来,群鸟一齐起飞。原野上蒸腾起一阵烟尘,鸟儿们风驰电掣,叫声沸腾奔涌,翅膀扑腾不停,看上去就像是一团黑云掠过。体形娇小的鸟儿很快便落后了,再也没办法继续向前,只好重新飞回地面。稍大一些的坚持得更久些,但却没有一只能够跟老鹰相提并论——它飞得那样高,几乎要把太阳的眼珠都给啄下来了。当它看见其他的鸟儿都没有自己飞得高时,心里就想:“你不必再飞得更高些了,现在你就已经是国王了。”

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Midlight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5926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