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千零一夜】8.1 睡着的人和醒着的人

在哈里发哈伦·拉希德执政时期,有一个商人,他有一个儿子名叫艾布·哈桑·海里尔。商人去世后,给他留下许多遗产。艾布·哈桑把遗产分作两份:一份储藏起来,一份拿来供开销之用。他从此挥霍无度,与一帮公子哥和纨绔子弟结交往来,花天酒地,吃喝玩乐,很快就把钱花光了,变得一无所有。这时,他去找那些他曾结交的酒肉朋友,向他们诉说自己的窘境,希望得到他们的帮助,可没一个人理睬他。他内心充满痛苦,回到家中,将自己的遭遇和人们对他的冷漠,尽情向母亲倾诉。母亲听后对他说:“我儿哈桑啊,如今的世道和人情就是这样。你有钱有势,人们就亲近你;当你一无所有时,人们就纷纷避开你。”母亲为儿子的处境忧愁痛苦。艾布·哈桑更是伤心饮泣,呻吟慨叹,不禁吟咏道:

当我缺少钱财时,

没有朋友理睬我;

当我拥有钱财时,

人们都来亲近我。

多少朋友,为钱多而结交我,

多少小人,因钱少而敌视我。

艾布·哈桑一气之下,跑到储藏另一半财产的地方,将钱取出。他矢志从今以后要过安分守己的生活,断绝与原先酒肉朋友的来往。他发誓只交外乡人为朋友,而且与这外乡人结交只以一夜为限,酒足饭饱之后,次日黎明便分手,从此各奔东西,不再往来。艾布·哈桑每天傍晚坐在桥头,注视着过往行人。如果发现一个外乡人,他便走上前去,盛情将他邀至家中,摆出美味佳肴,与这位外乡人对坐畅饮,直到天明。这时艾布·哈桑便起身送别外乡人,即使以后再见面,艾布·哈桑也绝不再与他打招呼,不再与他往来。如此他天天晚上款待外乡人,不觉过了一个年头。

这天他像往常一样,照例坐在桥头,等待外乡人的到来。这时,恰巧哈里发哈伦·拉希德和他的掌刑官马斯鲁尔微服私访路过这里。艾布·哈桑看见两个他不认识的人途经此处,便站起身走上前去向他俩致敬,然后说道:“二位是否肯屈驾光临寒舍,吃顿便饭,喝杯淡酒?寒舍备有新蒸面馍、清炖羊肉和陈年老酒。”哈里发对这突如其来的邀请加以拒绝。艾布·哈桑继续恳切地说道:“指安la起誓,阁下你一定要光临寒舍,做我今晚的上客。请你不要让我失望吧!”哈里发被他纠缠不过,答应了他的请求。艾布·哈桑欢天喜地,在前面为他们带路,一路上与哈里发侃侃而谈,不一会儿便来到屋门,走进大厅。哈里发命马斯鲁尔坐在门口等候,自己与艾布·哈桑入座。待哈里发坐定后,艾布·哈桑为他端来美食佳肴,一起吃喝。吃饱喝足后,艾布·哈桑撤去桌巾,两人洗手完毕,哈里发重新入座。艾布·哈桑献上饮料,坐在哈里发身旁,陪他饮用,并与哈里发亲切交谈。哈里发对艾布·哈桑的慷慨大度深为惊喜,便对他说:“年轻人,你是谁?告诉我,我将报偿你。”艾布·哈桑听后笑道:“已经过去的事情要再行恢复,谈何容易!我们今后要重新见面,已是根本不可能!”哈里发不解地问道:“这是为什么?为什么你不肯把你的情况告诉我?”艾布·哈桑说:“先生,我的境遇奇怪着呢!这中间是有原因的。”哈里发问:“是什么原因呢?”艾布·哈桑回答说:“这原因就是一条尾巴。”哈里发听后笑了笑。艾布·哈桑向他解释说:

“我现在就向你讲一个无赖汉和厨师的故事。”

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Midlight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7389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