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克雷洛夫寓言】10 狐狸和旱獭

“干亲家,”旱獭问狐狸,“你头也不回往哪儿跑?”

“噢,我亲的干亲家!我蒙受着不白之冤,说我受贿,要将我流放。你知道,我在鸡场当法官,工作中丧失了健康和安宁,为了工作没吃饱过一顿饭,工作中没有睡一个安稳觉,可是却还要冲我忿忿不平,而这一切全是诬蔑和造谣。嘿,你自己倒想想:如果随便听信诬告,世界上谁还是好人?我怎会去收受那贿赂?难道我发疯了不成?好,你要替我作证,你是不是经常看到,我参与了这种罪行?你想想,仔细想想。”

“不,干亲,我常看到,你的嘴上沾着鸡毛。”

有人在这种情况下也会叹气,仿佛最后一个卢布就快花光。确实,全城的百姓人人知道,无论是他还是他妻子都没有钱,但是你瞧,渐渐地一会儿他盖起了房子,一会儿他买下了地皮。现在他的收支怎么平衡,虽然法庭说证明不了这一点,但是他却没有犯罪;有一点却无法反驳:他的嘴上沾有鸡毛。

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Midlight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6942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