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安徒生童话】094-在养鸭场里

一只母鸭从葡萄牙来到这里。也有人说她是从西班牙来的,不过,这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。人们把她叫做“葡萄牙鸭”。她产鸭蛋,然后被人宰sha,最后成为人们的盘中餐——这便是她一生的功绩。但是,她的后人——从她的蛋里爬出来的那些小鸭子——也被人称作葡萄牙鸭,这一点还有待考证。整个家族现在只剩下一只鸭子了,她就住在养鸭场里面,同时,那里也是公鸡母鸡们的居所,现在就有只公鸡昂首阔步地在那里走来走去。

“他那大嗓门打扰到我了,”葡萄牙鸭说,“不过,他倒是挺漂亮的,谁也不能否认这一点,尽管他不是一只公鸭。我认为他应当稳健一些,不过稳健是一门艺术,它要求人具有高层次的修养。我们邻家花园里的那棵椴树上,那些会唱歌的小鸟就有这样的修养。瞧人家唱得多动听啊!要是我也有那样一只小鸟该有多好!我诚心诚意地想做他的母亲,这种慈爱的心肠在我的葡萄牙xue统里是与生俱来的。”

就在她说这些话的时候,忽然落下来一只小鸟。他是从屋顶上头朝下坠落下来的。原来一只猫追他,他拼命逃脱,所以导致了一只翅膀骨折,掉进了养鸭场里。

“猫儿死性难改,这个坏东西!”葡萄牙鸭说,“自打我有了自己的小鸭时起,我就领教过他了!这样的一个死家伙,竟还被允许在屋顶上横行霸道!我想要是在葡萄牙一定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。”

她可怜这只会唱歌的小鸟,其他的鸭子也十分怜悯他。

“可怜的小东西!”他们说着就一只接一只地聚拢过来,“当然,我们是不会唱歌的,”他们说,“但是我们的内在潜存着唱歌的天性,或者是类似天性之类的什么东西。我们能感受到这一点,尽管我们从不把它整天挂在嘴边。”

“但是我可要讲出来,”葡萄牙鸭说,“而且我还要为此而做些什么,这是一只鸭子的责任!”于是,她跳进水槽里,用翅膀胡乱拍打着水面。这下可好,那一阵翻起来的水花差点把那只会唱歌的小鸟给淹死,尽管她是出于善意的。“这才叫做助人为乐,”她说,“别的鸭子们,你们看好了,跟我学着点儿。”

“唧唧!”小鸟叫着,他的一只翅膀折断了,很难把身上的水抖掉。但是他理解这次水灾完全是出于善意,“您的心地太好了,夫人!”他说,不过随即他就请求她不要再拍打水面了。

“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心地,”葡萄牙鸭说,“但是有件事我知道得很清楚:我爱自己身边的一切生灵——那只猫除外。谁也不能要求我喜爱它,因为他已经吃掉了我的两个孩子!不过,请把这里当做是你自己的家吧,这是完全没问题的!我本人就是外迁的居民——你看看我的外表和这一身羽毛衣裳就不难明白。我的配偶是本地鸭——没有我这样的xue统——但我并不为此而自视甚高!如果这里有什么人能够了解你的话,我敢说这人一定是我。”

“她的嗉囔里全是葡萄拉克〔1〕。”一只很爱打趣儿的普通小鸭说。其他的普通小鸭都觉得“葡萄拉克”这个字眼高明极了,它的读音像是葡萄牙。他们挤到一起,嘎嘎嘎地叫了起来,这小鸭子简直太风趣了。之后,他们便和那只会唱歌的小鸟聊了起来。

“那只葡萄牙鸭确实很有语言天分,”他们说,“我们的嘴里就装不下那么多长长的字眼,但是我们的同情心却和她是一样的。如果我们不能为你做些什么,那我们就保持沉默好了——我们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了。”

“你有十分美妙的嗓音,”一只年长的鸭子说,“你一定能让很多人开心,也让你自己很满意。我对唱歌没有半点儿常识,所以我就闭上自己的嘴巴!这总比许多人对着你说出许多蠢话来要好得多。”

“请别这样烦他了!”葡萄牙鸭说,“他需要的是休息,还有悉心的护理。会唱歌的小鸟,你还需要我再给你拍些水花吗?”

“啊,别!请不要!让我保持干燥吧!”他回答。

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Midlight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5385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