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象舅舅

爸爸妈妈坐船去旅行,我却不能和他们一起去,因为我感冒了,喉咙很痛,还流鼻涕。海上突然起了风暴,爸爸妈妈和他们的船失踪了。我独自一人坐在房间里,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。过了不知多久,我听到房门被打开了,一个声音传进来:“你好!我是你的大象舅舅。”我抬起头盯着大象舅舅。“你在看什么?”他问,“啊,我知道了,你在看我的皱纹。”“你的皱纹真多啊!”我说。“是的,我的皱纹比树上的叶子还多,比沙滩上的沙子还多,比天空中的星星还多。”大象舅舅说。“你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皱纹呢?”“因为我老了。”大象舅舅说,“好了,现在让我们走出这个黑暗的地方。”“到哪里去?”“到我家去。”大象舅舅说。我和大象舅舅坐上了火车,我们一起吃花生,我们看着车窗外的风景,外面的田野一闪而过。“一、二、三,哦,我漏下了一个。”大象舅舅说。“你在数什么?”我问。“我在数跑过去的房子。”他说。“一、二、三、四,哦,我又漏下了一个。”大象舅舅说。“你现在在数什么?”“我在数跑过去的田。”“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,哎,我又错过了一个。”大象舅舅说。“你现在在数什么?”我问。“我在数跑过去的电话杆。但是,它们都过去得太快了。”大象舅舅说。大象舅舅是对的,所有的东西都过去得太快了。“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、八、九、十!”大象舅舅说。“这次你数什么?”“我在数花生壳,”大象舅舅说,“它们容易数多了,都在你的膝盖上。”火车跑啊跑啊,我们吃完了整袋花生。大象舅舅可以数好多好多的花生壳了。我们走进了大象舅舅的家。“我们把灯点起来,然后吃晚饭。”大象舅舅边说边把灯从架子上拿下来,点亮了。“小心!”一个细小的声音从灯座里发出来。“你听到了吗?”大象舅舅问。“这灯能说话,它是一个魔灯!”我吃惊地说。“那我们就可以许愿了。”大象舅舅说。“我想得到一架飞机。”我说。“我想得到一件带圆点的衬衣和一条条纹裤子。”大象舅舅说。“我想要一只上面有10个冰淇淋的香蕉船。”我说。“我想得到一只装有100支雪茄的盒子。”大象舅舅说。于是,我们擦亮了灯。我们静静地等着魔法出现。一只蜘蛛爬了出来,“我希望你们能把灯灭掉,让我安静点儿。”蜘蛛说,“我住在灯里面,现在它变得越来越热了。”大象舅舅满足了蜘蛛的愿望,高兴地把灯灭了。我们在月光底下吃晚饭。“喔——啊——吗——”早上,我被这响亮的声音吵醒了。跑到窗口一看,原来是大象舅舅在花园里。他的耳朵在微风中忽扇着,他的长鼻子像小号一样举得高高的。“喔——啊——吗——”大象舅舅还在吹。“你在做什么?”我问道。“我总是用这种方式欢迎黎明,”大象舅舅说,“每一个新的一天都配得上嘹亮的号声。我在花园里种了好多花,来,让我把它们介绍给你。”“玫瑰、雏菊、水仙和金盏花,认识一下我的侄子。”大象舅舅对着花儿说。我向这些花儿鞠了一躬,大象舅舅很开心。“这个花园是世界上我最喜欢的地方。它是属于我的王国。”“如果,这是你的王国,那你就是国王吗?”我问。“我想是的。”“如果你是国王,那我就是王子了。”“当然,你就是王子。”大象舅舅说。我们用花为自己做了王冠,大象舅舅举起他的鼻子,“喔—啊—吗—”我也举起了鼻子,“喔—啊—吗—”我们是国王和王子,我们正在欢迎黎明。国王和王子的日子一天天地过去,我渐渐地不再去想难过的事情了。大象舅舅的卧室里挂着一张照片。“这是我小时候和爸爸妈妈一起照的相。”大象舅舅说。我看着照片,他们真像我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时候啊!我难过极了,我哭了。大象舅舅看上去也和我一样。“噢。噢。我们不想难过的事。我来做一点让我们快乐起来的事。我要穿上一些滑稽的衣服。”大象舅舅说着打开了他的衣橱。他盯着他的那些帽子、领带、衬衣、裤子和外套。“我的衣服都不有趣,怎么办呢?”大象舅舅索性走进了衣橱。不一会儿,他出来了,他穿上了所有的裤子、衬衣和外套,带上了所有的帽子和领带。大象舅舅成了有着两只大耳朵的衣服堆!我微微笑了,然后我吃吃笑了,最后我捧腹大笑,我们两个笑得真开心啊,我们忘记了悲伤。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大象舅舅和我一起散步,给我讲故事,教我唱歌。我们在雪地上用耳朵做雪橇,我们把鼻子打成卷儿在树上荡秋千,我们大声咀嚼花生……有一天,邮递员送来了一封电报。是爸爸妈妈发来的!他们还活着!我们高兴地跳了起来!“我马上把你送回家!”大象舅舅说。我和大象舅舅坐上了火车,我们看着车窗外。“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”大象舅舅又开始数数了。“你在数房子吗?”“不。”“你在数田吗?”“不。”“我知道了,你在数电话杆。”“不,这次不是。”我们一下火车,我就扑进了爸爸妈妈的怀里。吃过了晚饭,我唱歌,大象舅舅弹琴。在我睡觉前,大象舅舅走进了我的房间。“你想知道在火车上我数的是什么吗?”“想的。”“我在数日子。”大象舅舅说。“我们一起度过的日子?”“是的,它们真是棒极了。它们过得真快啊。”我们约定,我们以后要经常见面。大象舅舅轻轻地吻了我一下,然后关上了门。这是一本令人难忘的图画书。生离死别,一个如此沉重的主题,在洛贝尔的笔下却获得了一种轻逸而又温暖的品质。大象舅舅在故事中始终都没有对小象说过一个“爱”字,但他的每一句话、每一个动作都无时无刻不在诉说着“爱”。愿这本图画书能够早日来到中国孩子和父母的面前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小编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17270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