聊斋志异:阿英

以前在江西庐陵有一户姓甘的人家,父母早丧,留下两个孩子哥哥叫甘玉,弟弟名叫甘珏(jué),自五岁起就由哥哥甘玉来照顾。甘玉对弟弟非常疼爱,把他当儿子一样尽心抚养。

后来甘珏逐渐长大成人,不仅生得容貌俊美,而且还十分聪慧,文采出众。甘玉爱之愈甚,经常对人说:“吾弟才貌出众,怎可无佳人匹配?”但是由于他过分挑剔,所以弟弟一直未能成婚。

其时,甘玉正在匡山一座寺庙里读书。

一天夜里,他刚躺下准备就寝,突然听到窗外传来女子说话的声音。甘玉爬起来偷偷往外一看,见有三四个年轻女子席地而坐,个个长得貌美如花,旁边有几个婢女正在帮她们陈设酒菜。

只见一个女子开口问道:“秦娘子,阿英为何没来?”

坐在下首的女子回答说:“阿英昨日从函谷关来时,被恶人伤了右臂,所以不能来和我们一起外出游玩,正在家中恨恨不已。”

一女又道:“我前天夜里做了一个恶梦,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,浑身直冒冷汗呢。”

下首那女子急忙摇手打断她说:“不要说!不要说!今夜我们欢聚在此,切莫说那些吓人的言语,惹得姐妹们都不痛快!。”

那女子笑着回道:“看你那胆小的样子!难不成还真有虎狼把你叼去吃了吗?要我不说也行,必须献歌一曲,为我们助酒。”

下首那女子便轻启歌喉,低声唱道:“闲阶桃花取次开,昨日踏青小约未应乖。嘱咐东邻女伴少待莫相催,着得凤头鞋子即当来。”一曲唱罢,满座无不叹赏。

众女正谈笑间,忽然一个身形伟岸的大汉从外面闯了进来,双眼似鹰一般闪闪发光,相貌狰狞可怕。

众女惊呼一声:“妖怪来了!”

便像受惊的鸟儿一样,乱哄哄地四散逃窜。

先前唱歌那女子身娇体弱,跑在最后面,被那大汉一把抓住。女子哭喊着拼命挣扎,那大汉怒吼一声,一口咬断她的手指。那女子痛的倒在地上像是死了一样。

甘玉在房中看得真切,见那大汉如此残忍,再也按捺不住,急忙抽出宝剑,拉开门冲了出来。一剑挥去,便将那汉子刺伤了。大汉见势不对,慌忙忍痛逃走了。

甘玉将那女子扶进房里,见她面如土色,衣袖上鲜xue淋漓。抬起她的手一看,只见右手拇指已经断了。甘玉撕了一块布,替她把伤口包扎好。

那女子醒转过来,呻吟着说道:“多谢公子救命之恩,只是不知该如何报答?”

甘玉见她不仅生的貌美,而且还会唱曲儿,心想这女子倒是跟弟弟十分般配,于是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。

女子回答说:“我现在已是身有残疾之人,恐怕不能再操帚执箕,帮人料理家务了。恩人当为令弟另觅佳偶!”

甘玉见她如此说,也不好强求。

又问起她的姓氏,女子回答说姓秦。

甘玉帮她铺好被褥,让她在这里暂时休养,自己则抱着铺盖到别处去睡了。

次日天明,再来看那女子,发现床上已经空了。甘玉心想,她应该是自己回家去了。甘玉不死心,随后到邻近的村子去察访,发现根本就没有姓秦的;托亲戚朋友们四处打听,也没有任何消息。回到家中跟弟弟说起此事,仍自懊悔不已。

 

后来甘珏某天正在路上行走,对面一个美貌女子,一边走一边用眼睛瞄他,甘珏停步,女子说你是甘家二郎吧?你家父母曾经为你我订婚,如今听说你家毁约,要与秦家结亲是吗?甘珏说父母早逝,这件事我不知道。等我回家问问大哥。甘珏回家问起此事,大哥说没有这回事,父亲去世的时候我二十多岁,如果真有这件事我怎么会不知道?甘珏一言不发,回了房间。

 

一天,弟弟甘珏去野外游玩,碰到一个年仅二八的妙龄少女,容貌秀丽,姿态柔美。那女子回头看着甘珏,满脸微笑,似乎有话要说。转头看了看四下无人,便开口问甘珏说:“公子可是甘家二郎吗?”

甘珏回答说:“是。”女子又接着说道:“令尊在时,曾经给你我订下婚约,为何现在却背弃前盟,另订秦家?”

甘珏一脸茫然,回答说:“小生自幼便父母双亡,此事也从未听亲戚朋友们提起过。还请姑娘能告知家世,待我回家后去问兄长。”

女子含糊其辞道:“无须细问,只要公子点头同意,我便跟你回家。”

甘珏以尚未禀明兄长为由,拒绝了她的好意。

女子笑道:“你这呆子,竟如此怕你哥哥!我姓陆,家住东山望村。三日之内,敬候佳音。”

说完便告辞离去。甘珏回家后,便将此事告知哥哥嫂嫂。甘玉一听,怒道:“简直是一派胡言!父亲亡故之时,我已二十多岁,倘若真有此事,我岂会不知?况且那女子独行旷野,却跟男子随便搭话,想来必非良家女子!”随后,又问那女子相貌如何。甘珏面红耳赤,扭扭捏捏说不出话来。

嫂子笑道:“看来一定是个大美人儿了?”

甘玉说:“他一个小孩子家,哪里分得清美丑?就算是个美人,也肯定比不上秦姑娘。若是实在找不到秦姑娘,再考虑她也为时不晚。”

甘珏听后,默默地退了出去。

几天后,甘玉回家时,见一女子在路上边走边哭。甘玉心下奇怪,便停下马来,扭头看了一眼。发现这女子竟然是个绝色美女,于是便叫仆人去问她为何在路上哭泣?

女子回答说:“我先前被许配给甘家二郎,后因家贫搬到远方,遂跟甘家断了音信。近日归来,却听闻甘家出尔反尔,想要悔婚。我要去问问他家大哥甘玉,却要置我于何地?”

甘玉一听,又惊又喜,对那女子说道:“我就是甘玉,先父在世时订下的婚事,我确实不知。此处离寒家不远,还请姑娘同到家中,再做商量。”

说完,赶紧翻身下马,让那女子骑了上去,自己则牵马步行,带她回到家中。

到家后,女子说:“我小名叫作阿英,家中也无兄弟,只有一个表姐秦氏与我同住。”

甘玉这才明白,原来她就是弟弟遇见的那个美貌少女。甘玉想去通知她的家人,阿英再三阻止,于是只好作罢。

至此,阿英便留在甘家生活。甘玉心中暗喜弟弟能有这么漂亮的媳妇,却又担心她举止轻佻,会惹人非议。时间一长,见阿英不仅行事端庄矜持,而且还性情温顺,会说话,这才放下心来。

阿英平日里对待嫂子如同是自己的母亲一样,因此嫂子也非常喜欢她。

这天,正值中秋佳节,夫妻两个正在房中饮酒谈笑,嫂子派人来唤阿英,甘珏心中不免有些不快。

阿英让来人先回,说自己随后就到。但是她却一直坐在那里跟甘珏聊天,丝毫没有要去的意思。甘珏担心嫂子久等,便再三催促她。阿英却只是笑笑,一直都没去。

次日清晨,阿英还在床前梳妆,嫂子就过来问她说:“昨夜在一起对坐闲聊,为何老是闷闷不乐?”

阿英微微一笑,没有说话。甘珏心里一惊,觉得事情不太对劲,于是便偷偷跑去跟嫂子说了昨晚之事。事情太过蹊跷,两人都大吃一惊。

嫂子惊骇地说:“如果不是妖怪,怎么会使分身术?”

甘玉也害怕起来,隔着帘子对阿英说:“我家累世积德行善,不曾与人结过仇怨。你若真是妖怪,还请速速离开,千万不要伤害我弟弟!”

阿英满面羞愧,回道:“我确实并非人类,只因公公在世时立有婚约,故此秦家姐姐劝我前来完婚。我自知不能生男育女,也曾想过不辞而别。怎奈兄嫂待我不薄,所以一直拖到现在。今日既然见疑,只好就此别过!”说完,化作一只鹦鹉,翩然飞走了。

原来,当初甘翁在世时,在家里养了一只鹦鹉,非常聪明。甘翁对这只鹦鹉十分喜爱,经常亲自给它喂食。

当时甘珏才四五岁,便好奇地问父亲说:“养鸟干什么呀?”甘翁跟他开玩笑说:“将来好给你当媳妇儿啊!”

有时候鹦鹉没食吃了,甘翁就喊甘珏说:“还不去喂鹦鹉,想饿死你媳妇吗?”家人也经常拿这事儿来逗甘珏玩儿。

后来有一天,鹦鹉挣断绳索,不知飞到哪里去了。甘玉想起这些旧事,这才明白原来阿英说的婚约是指这个。

甘珏虽然知道了阿英不是人,却还是忍不住去想她;嫂子更是因为阿英的离去,整日伤心流泪。甘玉为此也后悔不迭,但是事已至此,也没有什么办法。

两年后,甘玉为弟弟娶了一个姓姜的女子为妻,但是甘珏却始终觉得她不如阿英。兄弟两人有个表兄在广东当司理官,甘玉去探望他,去了很久都没回来。此时,家乡正好有土寇作乱,附近的村落因此多半都成了废墟。甘珏非常害怕,便领着全家人逃到了山里避难。山上男女混杂,有很多人甘珏都不认识。忽然,甘珏听见人群里有个女子在小声说话,声音很像阿英。嫂子催他赶紧过去看看,甘珏走近一看,果然正是阿英。

甘珏欣喜若狂,抓着阿英的手臂不肯放开。阿英对同行的人说:“姐姐先去,我去看看嫂子,随后就来。”两人来到嫂子跟前,嫂子一见到阿英,便忍不住落下泪来。阿英只好再三劝慰,然后又对他们说:“这里也不安全,你们应当及早回家才是。”众人都害怕回去后会遇到贼寇,阿英再三向他们保证没事,众人这才同她一起回到家里。

到家后,阿英撮了些土拦在门外,然后嘱咐甘珏他们安心在家呆着,千万不要出门。大家坐在一起聊了几句,阿英便起身要走。嫂子急忙拉住她的手腕,又让两个婢女抱住她的双腿,死活不让她走。阿英不得已,只好暂且留在这里,但是却不肯回甘珏那边去住。

后来甘珏来请了她三四次,她才勉强回去住了一天。

嫂子也经常对阿英说新娶的姜氏,甘珏不太满意。

阿英便每日早起去帮姜氏梳妆打扮,涂脂搽粉。再看姜氏,确实比先前漂亮多了。如此三日以后,居然变成了一个大美人。

嫂子觉得十分神奇,就对阿英说:“我没有子嗣,一直想帮你哥哥买个小妾来传宗接代,苦于没有时间。不知道你能不能把婢女也变成美女?”

阿英说:“任何人都可以,只不过底子好一点的更容易些罢了。”嫂子听后大喜,便把家中的婢女都叫过来让阿英选。阿英挑中一个又黑又丑的婢女,说她有生男之相。

让那婢女洗浴之后,便用浓粉和以药末涂在脸上。过了三天,婢女的脸色渐渐由黑变黄;七天以后,脂粉慢慢沁入肌肤,果然变得好看多了。阿英他们关门闭户,每日只在房中说笑,也不去理会匪寇的事。

一天夜里,忽然听得村里一片嘈杂之声,家人都吓得不知所措。过了一会儿,又听到门外人喊马嘶,贼寇纷纷离去。天亮后,才知道村中尽被掳掠一空。强盗们分成几队,入山四处搜寻,凡是藏在山谷中的人,不是被sha就是被抓走了。家人都非常感激阿英,拿她当作神仙一样看待。

这天,阿英突然对嫂子说:“我这次来,只为报答嫂子往日的情义,使众人免遭离乱之苦。哥哥马上就会回来,我留在这里,不伦不类,徒惹别人笑话。今天我就要走了,有机会再回来看你们。”嫂子担心甘玉,就问她说:“你哥哥在路上没事吧?”

阿英说:“恐怕会受些磨难,不过秦家姐姐曾受过哥哥大恩,一定会设法报答他,想来必然无事。”嫂子再三挽留,让她好歹再住一夜。阿英不忍拒绝,只好又住了一晚,天不亮时就走了。

甘玉从广东回来,听说家乡有匪患,便日夜兼程地往回赶。途中遇到贼寇,主仆二人急忙把马弃之路边,将随身带的银子都拴在腰上,躲进了荆棘丛中。这时,一只“秦吉了”(即鹩哥)飞了过来,落到荆棘上,展开双翅遮住了他们。

甘玉抬头一看,见它脚上缺了一趾,心里觉得特别奇怪。

不一会儿,就见群盗从四面包围过来,在荒草丛棘中到处搜寻,甘玉主仆二人吓得趴在那里连大气都不敢出。直到那伙贼寇都散去了,这只鸟才振翅飞走。

甘玉回家以后,与家人互道各自所遇凶险之事,这才知道那只“秦吉了”原来就是自己救过的秦姑娘。

后来,每次甘玉外出不归,阿英就会在晚间过来看望嫂嫂;估计甘玉快要回来了,便会在第二天一早离去。甘珏有时候在嫂子房里遇见阿英,邀她到自己屋里去,阿英都只是随口答应,却始终没有去过。

一天晚上,甘玉出门了。甘珏心想阿英一定会来,于是就偷偷藏起来等她。不久,阿英果然来了,甘珏突然冲出来把她拦住,将她拉到了自己房里。

阿英对他说:“妾与君夫妻缘分已尽,强行结合,只怕会惹得上天降罪。若能留些余地,我们日后还能常常见面,如何?”

甘珏不听,非要和她行夫妻之事。天亮后,阿英去见嫂子,嫂子怪她为何昨夜没来。阿英笑着说:“半路上被强盗劫走了,有劳嫂嫂挂念。”两人说了几句话,阿英便走了。

没过多久,一只巨大的狸猫嘴里叼着一只鹦鹉,正好从嫂子卧房门前经过。嫂子当时正在洗头发,见此情形,吓个半死。怀疑那只狸猫叼着的就是阿英,于是赶紧大声呼救。家人闻声赶过来一起连打带喊,才把鹦鹉从猫嘴里救了下来。

只见那鹦鹉的左边翅膀上沾满了xue迹,已经奄奄一息。嫂子把它放在膝头,抚摩良久,鹦鹉才渐渐苏醒过来,开始用喙梳理翅膀上的羽毛。又过了一会儿,鹦鹉缓过来了,飞到空中,在屋里转圈,口中喊道:“嫂嫂,永别了!可恨甘珏不听我言!”说完,便振翼飞去,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小编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9338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