笨汉汉斯

乡下有一幢古老的房子,里面住着一位年老的乡绅。他有两个聪明的儿子。他们的聪明只要用上一半就够了,剩下的一半是多余的。他们想去向国王的女儿求婚,而他们也敢于这样做,因为公主宣布过,说要找一个她认为最能表现自己的人做丈夫。

这两个人做了一星期的准备──他们就只有这一点准备时间。但是这也够了,因为他们有许多学问,而他们的学问都是有用的。其中一位已经把整本拉丁文字典和这个城市出的三年的报纸,从头到尾和从尾到头,都背得烂熟。另一位精通公司法和每个市府议员所应该知道的东西,因此他认为他能谈论国家大事;此外他还学会在裤子的吊带上绣花,因为他是一个文雅和手指灵巧的人。

“我要娶这位公主!”他们两人齐声说。

于是他们的父亲就给他们每人一匹漂亮的马。那个能背诵整本字典和三年报纸的兄弟得到一匹黑色的马;那个懂得国家大事和会绣花的兄弟得到一匹乳白色的马。然后他们就在自己的嘴角上擦了一些鱼肝油,好使他们能够说话圆滑。所有的仆人都站在院子里,看他们上马。这时忽然第三位少爷来了,原来他们一共是三兄弟,但谁也不把他当个兄弟,因为他没有其它两个那样有学问,大家都把他叫做“笨汉汉斯”。

“你们穿得这么漂亮,要到什么地方去呀?”他问。

“到宫里去,向国王的女儿求婚去!你没有听到全国各地的鼓声吗?”

于是他们就把整个事儿告诉他。

“我的天!我也应该去,”笨汉汉斯说。他的两个哥哥对他大笑了一通以后,便骑着马走了。

“爸爸,我也得要一匹马,”笨汉汉斯大声说,“我现在非常想要结婚!如果她要我,她就可以得到我。她不要我,我还是要她的!”

“这完全是胡说八道!”父亲说。“我什么马也不给你。你连话都不会讲!嗨,你的两个哥哥才算得是聪明人呢!”

“如果我不配有一匹马,”笨汉汉斯说,“那么就给我一只公山羊吧,它本来就是我的,它驮得起我!”

因此他骑上了公山羊。他把两腿一夹,就在大路上跑起来了。

“嗨,嗬!真骑得够劲!我来了!”笨汉汉斯说,同时唱起歌来,他的声音引起一片回音。

但是他的两个哥哥在他的前面骑得非常斯文,一句话也不说,正在考虑讲些什么美丽的词句,因为这些东西都非在事先想好不可。

“喂!”笨汉汉斯喊道。“我来了!瞧瞧我在路上所找到的东西吧!”于是他把一只死乌鸦拿给他们看。”

“你这个笨蛋!”他们说,“你把它带着做什么?”

“我要把它送给公主!”

“好吧,你就这样做吧!”他们说后,大笑了一通,骑着马走了。

“喂,我来了!瞧瞧我现在找到了什么东西!这并不是随时可以在大路上找得到的东西呀!”

这两兄弟掉转身来,看他现在又找到了什么东西。

“笨汉!”他们说,“这不过是一只旧木鞋,而且鞋面已经没有了!难道你把这也拿去送给公主不成?”

“当然要送给她的!”笨汉汉斯说。两位兄弟又大笑了一阵,继续骑着马前进。他们走了很远。

“喂,我来了!”笨汉汉斯喊道。“嗨,事情越来越好了!好哇!真是好哇!”

“你又找到了什么东西?”两兄弟问。

“啊,”笨汉汉斯说,“这个很难说!她,公主将会多么高兴啊!”

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小编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8217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