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猪唏哩呼噜上学记

小猪这就要开学了,心里跟没事人似的,巴不得假期没有尽头,天天开心地玩。

猪妈妈可不这么想,她心里很焦急,很怕小猪适应不了。见人家开贴,她也就学样宣泄。

把这件事告诉了小猪,他很愿意被别人看到自己,但自己决定名字为“唏哩呼噜”,这是他正看的一本儿童读物中主人公的名字。

唏哩呼噜过完6周岁的生日才一周,按学校要求是没有资格进小学的,学校招生日期截止到2月底,唏哩呼噜差半年时间呢。但猪妈想让唏哩呼噜上小学,猪爸阻拦不了,猪妈自己交了赞助费,于是唏哩呼噜在生日那天拿到了一张小学入学通知书。

猪妈觉得这是送给唏哩呼噜最好的生日礼物,可是唏哩呼噜吵吵说:我不上学,我要等6岁半再上小学。唏哩呼噜很喜欢猪爸送的生日礼物——一双布鞋。
猪妈骂猪爸不该诱导唏哩呼噜,木已成舟,马上就上学了,这样可怎么上学呢?猪爸觉得很委屈,我没有说啊,是他听别人说的,男孩子上学晚点好。猪妈决定从此好好引导唏哩呼噜,让他爱上上学。

拿到小学入学通知书了,可唏哩呼噜还是必须在幼儿园再上一星期,直到小学开学。因为猪爸猪妈都要上班,没有人可以带他。似乎一切都和以前一样。
猪妈把上学的事告诉了幼儿园老师,老师很理解,班里有好几个孩子都是这种情况。感谢私人幼儿园,费用不高,设施不好,但非常的通融,老师们都很和气。
唏哩呼噜应该在上周五参加幼儿园的毕业典礼,但非常不幸,他在周四晚上摔倒了,掉了三颗牙齿,两片嘴唇肿得老高,不能说话,不能吃东西。于是周五自然不能去幼儿园了。猪爸请假在家照顾唏哩呼噜。

下午下班时分,猪妈下班回来,带回来了唏哩呼噜的被褥和一张奖状,猪爸拿着奖状大声念到:“奖状,***小朋友,在本学期荣获‘三妈学生’的“““”猪妈哈哈大笑:“三妈学生、三妈学生”!猪爸有些难为情:“靠,你看它写的,很像‘妈’。”唏哩呼噜不明就里,好奇地问猪妈什么是“三妈学生”,猪妈说:就是年龄比妈妈大的女的你可以称“大妈”,有些人的小老婆就是“二妈”,你们幼儿园的就是“三妈”。

猪爸要揍猪妈,乱说什么呀,误人子弟,然后一本正经地告诉唏哩呼噜,此处是三好学生,是爸爸念错了。唏哩呼噜再问什么是三好学生,猪妈快嘴快舌地回答了。

猪妈为了唏哩呼噜对小学有个美好向往,可谓费尽心思了。

猪妈在征求了唏哩呼噜的意见之后,帮他写了一份幼儿园毕业演讲,上面说我很期待成为一名一年级学生,长大时一件美好的事情,可以自己选择喜欢看的电视节目等等,把唏哩呼噜糊弄住了。猪妈自我感觉良好,问一个小学二年级的学生,请人家提建议。人家说:上学根本不能看电视,没有时间看的。猪妈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唏哩呼噜。当然,猪妈的毕业演讲稿也没有用上,原因上面说过了。

猪妈还告诉唏哩呼噜,上学可以实现他的梦想,可以做一名出色的厨师。因为唏哩呼噜长久以来的梦想就是成为高级酒店里的厨师,猪爸对此嗤之以鼻,但猪妈却很拥护,说要唏哩呼噜为了梦想而努力。以致有一次,唏哩呼噜很苦恼地告诉猪妈,他又想当一名宇航员了,不能做厨师了,这可怎么办?猪妈很镇静地告诉唏哩呼噜,没关系啊,他可以做一名会做饭的宇航员,在天上飞累了,就下来做好吃的。唏哩呼噜对这个解决办法非常满意。

唏哩呼噜终于要去学校报到了,可猪妈有一些必须办的事情要处理,上午就带着唏哩呼噜一起去办了些事,回来已经中午12点多了,在外面吃了些饭,回到家中午一点。

猪妈让唏哩呼噜睡觉,自己打开电脑办理未完的事情,要汇个款。不料手机不给力,出了些问题,猪妈急忙向楼下邻居求助,同时很急匆匆地告诉唏哩呼噜她五分钟就回来,没有带钥匙出门了。

猪妈求助邻居不甚顺利,大约用了20分钟也没有办成,当然,邻居很热心。

猪妈不得已回家,敲门没有人答应。猪妈拍了很久的门,不觉心里一惊,料到会有什么事发生。
猪妈下楼去,果真见到唏哩呼噜正站在单元大门口皱着脸恼火。猪妈问唏哩呼噜带钥匙了没有,唏哩呼噜回答没有,猪妈怒向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质问唏哩呼噜下来干什么?唏哩呼噜路答下来找你,猪妈问找我干什么?唏哩呼噜不吭声,只是很生气地看着猪妈。猪妈一巴掌打在唏哩呼噜头上,质问他不带钥匙下来里做什么,找妈妈做什么。
唏哩呼噜不做声息地哭,猪妈看着真是恼火。幸亏邻居来了,劝猪妈,你出门怎么不带钥匙,怎么指望一个孩子带钥匙?猪妈还强词夺理说,我出门时他在床上躺着,我还告诉他要好好睡觉,我出去几分钟就回来。我出门时连门都没有关,想着很快就回来了,谁知道就这么一会儿,他就自己出来了,还没带钥匙把门锁上了。
不过猪妈也知道理亏了,是啊,自己都没做好,怎么指望一个6岁的孩子做好?
于是只好等猪爸回来开门。猪爸一个半小时后回到家,把猪妈骂了一通。猪妈赶紧要带孩子去报到,没有时间去理会。
路上猪妈问唏哩呼噜,如果老师问你为什么来迟到了,你怎么说?
唏哩呼噜回答说,不知道。
猪妈说:你就说去办理户口了。
唏哩呼噜说:那不是昨天的事情吗?又不是今天。
猪妈说:那好吧,你自己看吧,实话实说也行。
三点报到,这会儿已经四点了,大门口稀稀拉拉停留着一些要回家的家长和孩子。
来到学校内,猪妈心急火燎地在密密麻麻的名单上找,唏哩呼噜在旁边不断地问:没有我的名字吗?肯定是把我漏了!
猪妈让唏哩呼噜闭嘴,在八九十人的名单中,终于找到了唏哩呼噜的名字,猪妈拉着唏哩呼噜的手,急匆匆跑向教室。

小小的教室,排列很紧密的座位,猪妈怀疑一个胖孩子怎么能坐进去,幸亏唏哩呼噜属于体型偏瘦小的孩子。

讲台上几个人正在忙碌,可家长和老师很分明。猪妈陪着笑脸、怀着忐忑的心情向老师了解情况。老师一边递给猪妈一些文字纸张,一边交待一些事情,猪妈听得不十分分明,不过她还是知道是怎么回事。一旁的家长也很热心地递给猪妈纸张和笔,猪妈急忙奋笔疾书。这个档儿,有什么事吵起来了,大约是分班的什么事,一个很严厉的胖女人——一看就是学校的什么导之类的,在毫不客气地吵着家长们。

班主任是一个30岁出头的女老师,她带着耳脉,说话很响亮。她把一切交待给猪妈,还问,为什么来晚了。唏哩呼噜根本没注意这些,他只是在一边东看西看,没有在意老师和家长之类的问题,自然也就没有注意老师的话,即便注意到,他也不会回答,因为有猪妈在啊。

猪妈不好意思地说有些事情给耽误了,班主任看了看猪妈,没有深究。

猪妈把填好的东西交给老师后,老师清点了一下名单,人数齐了,老师和家长都走了,就留下猪妈在抄课程表。

抄过课程表,猪妈一看老师发的(致家长的一封信),还要去远处的银行交书作费。幸亏猪爸这个时候赶到了,猪妈和猪爸一起很快确定了午托部,因为事先已经了解过。把唏哩呼噜交给猪爸,猪妈又心急火燎地赶向银行。
幸亏在银行关门之前赶到了,费用就交了。

这一个小时的效率简直太高了,猪妈觉得和猪爸很快达成了一致意见,当出现问题的时候,猪妈猪爸都在积极解决问题,虽然争吵,但没有浪费时间。

猪妈的旧手机有些耽误事,猪妈和猪爸一起去买了部便宜手机。猪爸又是提了很多意见,猪妈还是觉得恼火,是我用又不是你用,我自己觉得好就行,给你省钱还不感谢我?猪爸不这样认为。

晚上回家的路上,猪妈还给唏哩呼噜挑选了文具袋。回家给猪爸显摆,猪爸依旧不以为然,唠唠叨叨地说,用铅笔盒也可以,猪妈给猪爸解释了原因,文具盒万一掉地上太响了,影响上课;猪爸没听见一样,继续愤青一样叨叨,为什么非要用笔带,就不用之类的。猪妈恼火万分,囔囔到:你不上学呗,不上也没有人请你,人家老师也不会少块儿肉。

猪爸猪妈的吵架发展为动手了,很轻寥寥地打斗了一番,猪爸虽然没有用力打猪妈,但也从不让猪妈占上风,猪妈心里的火腾腾地。

唏哩呼噜今天已经哭了三次了,一次是因为早上去办事,两三个小时地坐公交车;一次是因为中午钥匙的事情被妈妈训,但爸爸骂人的时候他没有哭,跟没事人似的;一次就是因为晚上看电视了,因为猪爸占了电视不肯让步。
猪妈觉得很崩溃,有时候从心里暗暗决定,要好好教育唏哩呼噜,可一遇到猪爸,猪妈就觉得希望全无,唏哩呼噜肯定教育不好了。
谁人能够支个招,怎么让猪爸不愤青啊?怎么让猪爸认识到孩子教育的重要性?

原本是要记载唏哩呼噜的,不知不觉,猪妈跑题了,老把事情扯向猪爸。

唏哩呼噜对于今天上学的事情,看不出明确的态度,是喜欢还是不喜欢,不好确定。毕竟前面发生了很多事情,严重影响他的情绪。
邻居们觉得唏哩呼噜是个十分懂事的孩子,不太到四岁的时候,就能自己在妈妈教导等待下,自己去小超市买东西;以后更是发展为自己一个人下楼,仍垃圾,帮妈妈买一些菜,自己去超市选购物品;5岁时可以从自己家里,一个人去小朋友家里玩,按不到单元门铃,会用木棍捣着按,然后自己上楼梯去;老早开始,唏哩呼噜早上就自己上幼儿园,不用人送了,因为先前的幼儿园就在小区内,懒惰的猪妈很放心地让他去。去年上半年唏哩呼噜所在的幼儿园搬家了,搬得比较远,需要坐班车,唏哩呼噜就不用一个人去幼儿园了。
前一段上幼儿园,爸爸妈妈下班晚,幼儿园班车早,唏哩呼噜自己带着家门钥匙,下车后自己回家开门,出门玩时还记得把门反锁,从来没有弄丢钥匙。
四岁时,在妈妈不知道的情况下,甚至自己到公交车站去,要找爸爸,老半天了粗心妈妈才来找孩子,到处找不到,正着急,看到唏哩呼噜眼泪汪汪地回来了,因为没有找到爸爸。
唏哩呼噜对陌生人比较警惕,一般不理人,做事很有主见。

邻居们看到的唏哩呼噜不下楼则已,一下楼就是干活,都很羡慕,说他懂事。其实唏哩呼噜动手能力特别强,很早开始,就主动拖地擦桌子,被表扬了十分高兴,但这一年来不怎么做了,但也不抱怨,不像猪爸一天到晚抱怨。
唏哩呼噜会用微波炉,感觉饿了,自己打开两三个生鸡蛋在盘子里,放点盐,放点油,然后再搅一搅,放微波炉里烤鸡蛋饼吃;看冰箱里有甜点、火腿、熟食什么的,也会切开,放盘子上在微波炉里加热了吃;唏哩呼噜还会用切菜刀,很勇敢地切开西瓜,放盘子里给大家吃;会自己削苹果、桃子、黄瓜之类的,还切成小块,用牙签挑着吃;会自己沏奶粉,加菊花晶,甚至把沏好的奶粉放冰箱冷冻里,冻了很多次冰糕。
唏哩呼噜只要想做什么事情,很有解决问题的能力。哪怕是在外面玩,如果想做什么,也会找到很好的办法。比如他看别人钓鱼,就找到长长细细的柳条,上头穿上鲜艳的果树种子当鱼饵,来玩钓鱼的游戏。他想摘到树上的果子,比较高,他会尽量跳着够,够不到就找木棍来缠着枝条,企图把枝条拉下来,还会估计情况从旁边开始来带动需要的枝条。
唏哩呼噜的想法很多,我觉得也比较好玩,可惜到家里,往往被猪爸批评,成果也往往被扔掉。
唏哩呼噜说,他在家的时候不想出门,因为可以看电视,(有时也因为他对一件事物感兴趣或和小朋友玩呢),他在外边玩得时候,不想回家,但往往因为要吃饭了,不得不回。

唏哩呼噜在外边玩得时候并不多,因为猪爸猪妈都很宅,不爱出门。偶尔猪妈带唏哩呼噜去公园玩,唏哩呼噜有什么想法时,比如想要摘几朵花种家里,让它结种子,然后生根发芽等等。猪妈生怕公园管理人员发现,往往阻止唏哩呼噜的行动。

唏哩呼噜会用照相,水平和猪妈差不多,拍摄的人物跟环境比例差不多,有时猪妈觉得选择得挺好的。但猪妈对此不了解,只是很简单的会用。

唏哩呼噜曾经非常喜欢画画,四岁的那年冬天,每天晚上都要画一两个小时,可惜猪妈不会引导,那个冬天过去,春天来了,唏哩呼噜在玩边玩,猪妈也忘了画画的事。

唏哩呼噜的解释,春天里,小老鼠拖着他的玩具箱在阳光下闻花儿

唏哩呼噜的解释,鸟儿在美丽的地方跳舞,它很快乐。

唏哩呼噜在昨晚听到猪爸猪妈的一些交谈后,就没有理睬他们的争吵,虽然不是很愉快,可还是记得按要求,自己准备了5支铅笔、2个削笔刀、2块橡皮放在笔袋里,然后又把笔袋装进书包里。

昨天晚上猪妈没有给唏哩呼噜讲故事,因为自己有事情。唏哩呼噜在睡觉的时候,问猪妈,是不是上小学以后晚上都不讲故事了?猪妈其实很想偷懒不讲,但也不愿儿子失望,以为上小学什么好处都没有了。猪妈说,今天不讲故事是因为今天已经晚了,妈妈和小猪今天也都很累;算今天妈妈欠你一个故事,明天晚上早点上床,比如8点半上床了,猪妈可以给唏哩呼噜讲三个故事,直到9点。唏哩呼噜满意了,又说了会儿话,很快睡着了。猪妈翻来覆去睡不着,就上天涯发帖了。

猪妈今天早上6点半起床,给唏哩呼噜准备的文具上贴标签。因为怕与他人的文具混淆,猪妈用便签写上唏哩呼噜的班级和姓名,然后粘到文具上,铅笔、橡皮、削笔刀、文具袋上都有,猪妈看到还拉下尺子没有,就找了尺子,贴了标签。
猪妈做这些事情的时候,唏哩呼噜就起床了,并且衣服已经穿好了。猪妈很惊喜,立刻表扬了唏哩呼噜,唏哩呼噜就很愉快地去洗脸刷牙了。

唏哩呼噜还给妈妈解释,他选择文具的原因,比如有两块橡皮,已经很脏了,洗不干净,他不想带,他选了一块很大较白的绘图橡皮,一块圆柱形的绿橡皮;铅笔也是,有一支不好用,他也拿出来了,算两支半截铅笔,一共是5支;唏哩呼噜说不好用的铅笔,是一支2B铅笔,唏哩呼噜经常把所有他看到的认为有用的东西,都装进自己的书包里,比如橡皮就有5、6块,铅笔也是5、6支;削笔刀的问题,妈妈建议不带那个大的,唏哩呼噜很急地说,那两个小的根本就削不动铅笔,妈妈赞同唏哩呼噜的想法。两个小的是文具盒上自带的,很小,孩子手指没有力量,是削不动的,猪妈想该给唏哩呼噜买个合适的削笔刀了。

猪妈又给唏哩呼噜的水杯倒了半杯水,往书包左右两侧的小袋里塞,却塞不进去。唏哩呼噜的书包还是幼儿园时用的,现在有些显小;水杯是定制的,上面有唏哩呼噜小时候的几张相片,但不保温,装了热水就会很烫。猪妈想,该买新书包了,也该买新水杯了。

猪妈找了一条旧毛巾装进书包左侧小袋,唏哩呼噜问,是让我洗脸吗?猪妈说不是,是让你擦桌子和凳子的,唏哩呼噜答应,哦。
猪妈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准备,比如便条本等。

这收拾着已经是7点10分了,猪妈急忙带着唏哩呼噜往外走,在路边的小店里吃了早餐,急匆匆赶往学校。

学校很近,也就5、6分钟的车程。猪妈看到路上人多车多,拥挤不堪,猪妈的电动车都要骑不过去了,猪妈上了绿篱左边的行车道,没有遵守交通规则。

行车道也不好走,宽宽的马路上,两三辆小汽车并排停着,队伍铺散的像一块破烂的大饼,仅留一条行车道供前去的车辆行驶。有背着书包的孩子和家长上下车。其中一个小姑娘,开着车门,不离开,大约和车上的父母在争吵什么,用哭腔嚷嚷着。电动车是见缝插针,猪妈也不例外。猪妈也和别人一样,把电动车停在了路边,拉着唏哩呼噜来到学校大门旁边。

站在一位治安协管身边,猪妈把缴费回执单放进唏哩呼噜的书包外包,告诉他要交给老师,上面猪妈已经写过班级和姓名了。然后问唏哩呼噜能不能自己完成这件事,能不能自己进学校找到班级。唏哩呼噜很爽快地嗯嗯答应着,背着书包向穿梭在人群中,跑向教室。

教室门口围了好些家长和孩子,老师一开门,家长就推着孩子轰地往门里挤。一时间真的水泄不通。猪妈挤不进去,幸亏这是有个黑衣服胖男人在维持秩序,他一个劲地吆喝:孩子进去,家长不要进去;孩子进去后,家长离门远一点儿。猪妈看到黑衣男把自己的女儿推在外围了,他肯定是怕挤到孩子,他推走孩子后维持了秩序。猪妈很感谢这个黑衣男,觉得他这样做,给老师帮了大忙,也给孩子树立了很好的榜样。

猪妈在唏哩呼噜进教室后,就见不到他了,因为尽管有人维持秩序,家长们还是把门和窗户都堵得严严的,一个个伸长脖子使劲儿往教室里看。猪妈很快转到教室的后窗户,看到了唏哩呼噜。

唏哩呼噜在门口站了良久,大约是老师讲了什么,孩子们顺着离门最近的通道往后寻找着座位。唏哩呼噜随着人流来到最后排,没有定下座位,却看到了猪妈,很高兴地走过来。后面三个窗户,只有三两个人,唏哩呼噜很容易发现猪妈的。猪妈见唏哩呼噜走来,就示意他来到一个座位旁。

一边通道两旁的座位坐满了孩子,另一边通道的座位还空着。唏哩呼噜在几个空座位旁停下,旁边的孩子却没有挪动,让唏哩呼噜通过的意思。唏哩呼噜大约和一个男孩子交谈着什么,男孩子没有动。猪妈就示意唏哩呼噜来女孩子身旁坐下,唏哩呼噜满脸不高兴地抗议。那个男孩子不知为什么,向里挪动了个位子,唏哩呼噜就坐了下来。

学校的大广播已经在工作了,让一年级的家长离开校园。猪妈听到后,向唏哩呼噜挥手拜拜,又像唏哩呼噜竖起大拇指赞许了一些,离开学校,径直回家了。

中午放学的时候,猪妈等在学校大门口。
孩子们出校门的阵势很浩大,出门前有老师们前面排开通道,又保安维持秩序,每班的班主任在前面带领,有两三个高胖的孩子举着方向牌带队。
猪妈不得不作自我检讨,猪妈没交代给老师唏哩呼噜的出门方向,猪妈属于比较磨蹭的人,早上没有想起来。
这会儿唏哩呼噜也不明白队伍的方向,站在末尾很焦急地张望,他很久没有发现猪妈。望到猪妈后,他脸上也没有高兴的表情。猪妈觉得他的队伍站错了,一个劲示意他到另一个队伍,在嘈杂的人群中,唏哩呼噜好久才明白猪妈的意思。站到猪妈身边,唏哩呼噜终于放开了紧锁的眉头。
接到唏哩呼噜,猪妈指给他看,班主任带领另外的队伍上天桥了。
唏哩呼噜坐上电动车,带着不肯定的自信说,我今天感觉一点也不陌生,我是不是适应能力挺强的?猪妈听到唏哩呼噜这样说,及时肯定了,唏哩呼噜的适应能力是挺强的,第一天就不觉得陌生了。两个人边说边回家。唏哩呼噜告诉猪妈,早上看电视了,还给猪妈讲了故事内容。
唏哩呼噜复述的故事内容比较完整,但猪妈有些心不在焉,敷衍地认同故事,表示在听。就这样回到家,坐下。唏哩呼噜一讲完故事,猪妈就很快提问,老师讲什么话没有?唏哩呼噜大约对猪妈只关注老师有些不解,说没有啊,老师什么也没有说。想了想,说,老师说,一二三,要坐直,你看我坐得直不直?猪妈看唏哩呼噜坐得很僵硬的身体,胸抗了出来,脖子和头都靠后了;猪妈笑着说,嗯,很直。唏哩呼噜又说,三二一,是要静息,接着趴在了桌子上。猪妈表扬唏哩呼噜真棒,把老师的话记住了。

吃着午饭,唏哩呼噜要求看电视。猪妈说,吃完饭再看,可以看到12点,然后上床休息。唏哩呼噜很听话,话也多,吃饭也很香,吃完饭看电视到12点,猪妈提醒该关电视了,唏哩呼噜就起身不看了。娘俩上床,讲了一个故事,很快睡着了,直到下午14点10分。猪妈醒来,五分钟后叫醒唏哩呼噜起床。很快收拾上学。
唏哩呼噜中午回来的时候没有带书包和水杯,大约是他们班老师都让留在教室了。
猪妈这次进了教室,告诉班主任唏哩呼噜的出门方向。猪妈本来是要写下来的,可写了错别字,又看时间紧,就想着算了,还是口头说吧。路上猪妈问唏哩呼噜能不能自己告诉老师,唏哩呼噜似乎没有明白,站在老师身边久久不言语,猪妈不得不亲自去说,同时示意唏哩呼噜去自己的座位坐下。
班主任对猪妈有些不满,说你今天早上怎么不告诉我?猪妈赔笑人太多。当然这不是原因,原因是猪妈没有认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。班主任问,昨天交的资料上写的是什么方向?猪妈说昨天没有确定下来。班主任问,中午唏哩呼噜站得是什么方向?猪妈打含糊说,唏哩呼噜站的很靠后,没有看出来。这件事错在猪妈,也不能怪老师不和气。猪妈却因此患得患失,生怕已经给唏哩呼噜带来不好的影响了。没有老师发话,猪妈没敢离开,半天见老师不再言语,就小心翼翼和老师告辞了。
猪妈离开教室,看到老师点唏哩呼噜的名字,问他过没过天桥,以此来判断唏哩呼噜的队伍。唏哩呼噜只是冲着老师摇头,没有语言回答。唏哩呼噜也是有这个缺点,语言跟不上行动,事情很快做了,却没有和人沟通,让人正确理解自己,有时反而怪罪别人不懂他的想法。

昨天下午猪妈接到唏哩呼噜后,看到他的情绪仍然很好。
边走边聊,唏哩呼噜告诉猪妈,他的腿蹭到了,很疼,但他能忍住;猪妈看到唏哩呼噜的右腿果真曾了鲜红一片,就扒拉扒拉说带他去涂抹碘伏,唏哩呼噜拒绝了,说过两天就自己好了,不用涂的。猪妈问怎么蹭到的,是摔倒了还是磕到什么东西上了,唏哩呼噜说是摔倒后蹭在石头上了。猪妈明白唏哩呼噜所说的石头,是水泥台阶之类的,因为校园里根本没有石头。猪妈又问,为什么会摔倒?唏哩呼噜说大家都站队,他没看清楚就摔了。猪妈问:站什么队?上体育课了吗?唏哩呼噜说,对呀,是上体育课了。猪妈问体育课做什么了,唏哩呼噜说就是练踏步,还说我早就会了。猪妈说,早就会了也要好好练习。
接着唏哩呼噜说他换同桌了,是个女孩子。猪妈记得一开始他的同桌是个男孩子的,就问是不是排座位了?唏哩呼噜回答是。猪妈明白了,唏哩呼噜所说的体育课,就是老师让大家站队,按高矮顺序排队,然后排座了。根据唏哩呼噜的话,猪妈猜测,大概是男孩子一队,女孩子一队。猪妈问坐到第几排?唏哩呼噜回答,第三排;问什么位置,是不是靠墙?答,是的。
猪妈对这个位置很满意,看来老师没有计较迟到和出门方向的事情。想想也是,一个班80多个孩子,老师可能还没有完全认识;即便都认识了,也没有工夫和每个孩子计较得失对错。对于家长和孩子犯的小错误,老师根本不会放在心上,否则她的生活就崩溃了。
猪妈想老师可能会有什么讲话,再问,唏哩呼噜却还是回答没有,又想起来说,对了,老师让带一本故事书自己看。
晚上唏哩呼噜准备了故事书,是喜洋洋和灰太狼的故事;猪妈建议带别的书,因为觉得这样的书太俗套了,可唏哩呼噜喜欢,说书很搞笑,要带;猪妈建议再带一本其它的,唏哩呼噜不干,说老师就让带一本的,没说让带两本。猪妈只得作罢。
唏哩呼噜晚上照旧找了熟悉的小朋友玩,没什么思想压力。晚上猪妈给唏哩呼噜讲了两个故事,唏哩呼噜仍旧不想睡,嚷嚷着怕黑,不让猪妈关灯。猪妈打开手机的小手电筒,玩了好久,唏哩呼噜终于睡着了。

昨天晚上,猪爸突然决定要带唏哩呼噜回奶奶家。
其实前几天猪妈就问过猪爸,要不要回他老家看望他父母。猪爸回答,不想回去,想出去旅游,并且一个劲儿要猪妈一起去。猪妈不想出门,也不想回猪爸老家,就想好好休息一番。猪爸就自己定了旅游合同,要带唏哩呼噜去旅游,
猪爸是昨天早上签订的合同,行程不近,5天4夜,价钱也不低。

中秋节这天上午,唏哩呼噜和爸爸一起回奶奶家了。
猪妈这两天病了,恶心,想吐,还拉肚子。节前那天晚上,猪妈上了9次厕所,所以第二天觉得身体软弱无力,就没有起床。
猪妈躺在床上说会想唏哩呼噜的,唏哩呼噜听了,从客厅的格子里拿出家庭的两个像框,摆在猪妈卧室的桌子上,并把方向朝着猪妈的脸,说:你想我了就看这儿吧。
猪妈心里很高兴,亲了唏哩呼噜几下,并说:多来咪法索拉西。
唏哩呼噜也亲了猪妈几下,说:1、2、3、4、5、6、7、8、9。还摸摸猪妈的肚子问猪妈好些没,告诉猪妈要吃饭,不能不吃饭,但不要吃太饱等等。自以为是的小大人啊

唏哩呼噜上学有一段时间了,期间也有很多事发生,猪妈却总是没有时间记录。
唏哩呼噜上学的头几天,觉得比较愉快。也很开心,因为没有作业。放学后,可以继续和小伙伴们玩,中午可以和猪妈在一起,回家吃饭。
唯一恼火的是,排队的时候,有个小朋友,老爱碰他,还曾把他的手划了一道子印,隐约流xue,他不喜欢,觉得那孩子真讨厌。
猪妈劝他:也许他不是故意的,他是想和你一起玩?
但唏哩呼噜很不满意,大声嚷嚷说:他就是故意的,他还拿眼瞪我,好像要打我!
猪妈竭力劝:那你别和他一块站,你往前站一点儿。
唏哩呼噜说:他们都跑的可快,老师一说他们就跑前面了(我跑的慢,只好站后面了)
猪妈说:你可以跑快一些呀,你也可以挤到前面去。
唏哩呼噜对猪妈说的解决办法都不满意,只顾发脾气:我不上这个学校了,回幼儿园去,打死他呢。
猪妈听了这些,忍不住也气了:这么小一件事情,你就不上学,发生了事情,你可以告诉老师,让老师批评他
反正两个人都气了一会儿,唏哩呼噜说完后不久,因为玩得开心,忘了这件事情。

后来站队,没有听唏哩呼噜再说过类似的事情,也许问题已经解决了吧。
唏哩呼噜说着什么,情绪会突然很激动,说要打死谁。比如唏哩呼噜的一个前桌男孩,
唏哩呼噜:***老是让我生气,他把我的橡皮丢地上,还我的笔袋丢地上。我打死他!
猪妈:他为什么把你的橡皮丢地上?
唏哩呼噜:他觉得我的橡皮好玩呗,他没有,他什么都没有!
猪妈:那你就给他玩玩吧,他也许很羡慕你呢?
在这里唏哩呼噜问什么是羡慕,猪妈说就是,你有他没有,他也很想有。你正好可以和他交个朋友。
唏哩呼噜反应很强烈:我才不和他坐朋友呢,他长大了是坏人,要尽监狱的
老天,猪妈很吃惊唏哩呼噜说出这么恨毒的话,也很庆幸这样的话不是当着小朋友的面说的,否则多伤害人啊。
猪妈严厉说:不能这样说小朋友,没礼貌!猪妈问,那么遇到前桌男孩的行为,他怎么处理。
唏哩呼噜说:我说,你再这样,将来长大了,社会上的人打死你!
猪妈又惊,这不是猪爸口中经常威胁猪妈和唏哩呼噜的话吗?
猪妈又笑,问那么前桌是怎么回答的?
唏哩呼噜说:他说,你想打架列?
猪妈问唏哩呼噜怎么回答,唏哩呼噜说:我说,我这么说,都是为你好!
猪妈崩溃中!

唏哩呼噜上学约一周后,中午就被送午托部了。因为猪妈确实没有时间来折腾,前几天是请了假的,还好工作轻松(待遇也很低)。猪妈必须要上班了,唏哩呼噜进午托部了。
第一天觉得还好,因为午托部的老师对她特别照顾,吃饭什么的都经常问起他。他不主动和人说话,不论是大人还是孩子,显得比较孤单。但午托部老师脾气很温和,说唏哩呼噜很乖,自己看书,不和别的孩子玩闹。大概老师们也都喜欢这样的孩子吧,省心。
几天以后,我发觉这样不好,唏哩呼噜自己要上厕所了,也不去和老师说,总是在我去接到他以后,出门来对着路边小树撒尿。我告诉他,他已经长大了,不能再像幼儿园一样,在这样的公共场所撒尿了。唏哩呼噜不知道听明白了没有,希望他在学校能补到这一课。

唏哩呼噜上学约一周后,老师开始留作业了。
学的还是拼音,唏哩呼噜在幼儿园也学过一些,顺口溜似的可以背出生母、韵母、整体认读音节。但明显不够熟悉,比如a、o、e念的很顺畅,标上声调a-,a/、a〉、a(就是添加四声,在这里编辑不会用啊,会得朋友可以指导下,谢谢)后,也念得很顺畅,可是打乱顺序后,就念不顺畅了,需要想好久才能念出来。
猪妈不免面露担忧,让唏哩呼噜多念念练习一下;唏哩呼噜却老大不情愿,他人在书房,却惦记着客厅里的电视,猪爸正看着呢,声音也不知道调小一些。猪妈就让猪爸别看电视了,让孩子好好联系。
猪爸关了电视,来到书房,很恼火让唏哩呼噜念拼音,并骂:你上学干什么呢?这都学不会,要你干啥呢。
唏哩呼噜哼哼着哭了,但不忘顶嘴:又不是我想上的,是你们让我上的。
猪妈的火又腾腾得涨,让猪爸滚出去,又哄唏哩呼噜不要哭。然后又想办法,做了一些小卡片,上面写上拼音和声调,鼓励唏哩呼噜念,并在他念出一个后都给予了肯定。唏哩呼噜很听话地念完了2遍,然后说,其实不是不会念,是需要想。猪妈觉得这没什么,小孩子学东西是需要过程的。猪妈告诉唏哩呼噜上课还是要好好听讲,因为虽然拼音都学过了,但小学和幼儿园的不太一样,是进了一步,

刚才猪妈又发火了,唏哩呼噜又哭了。猪妈觉得心里很烦燥。
猪妈今天值班,下午不到5点就回到家了。家里只有唏哩呼噜一个人在看电视。猪爸下午2点多就自己走了,一个人去旅游了。
猪爸前两天带唏哩呼噜回老家了,回来后很犹豫要不要带唏哩呼噜出去旅游,大约是带着唏哩呼噜也有烦恼吧。
猪妈一见猪爸的犹豫,就坚决不允许猪爸带唏哩呼噜出门了,私心是担心唏哩呼噜惹猪爸发火,唏哩呼噜要受苦吧。
唏哩呼噜呢,一会儿说要去旅游,一会儿又说不要去,前前后后折腾了几次。猪爸的旅游合同上签有唏哩呼噜,但又打电话说把唏哩呼噜的名字去掉。也是跟着折腾。唏哩呼噜的犹豫,让猪爸觉得很烦,不耐烦他。猪妈也有些不耐烦,觉得小孩子家没有一点儿心性。
唏哩呼噜呢,即不愿意再跟着爸爸去旅游,也不愿意跟着妈妈去单位,也不同意去姥姥家,于是只好留他一个人在家。
猪妈不放心,所以回来的早。

回来的时候,客厅里开着电视,唏哩呼噜在厨房,拿着生鸡蛋正往在往碗里敲。猪妈见状,就来帮忙,问唏哩呼噜是不是饿了,中午吃饭了没有。唏哩呼噜说猪爸中午做的饭他不喜欢吃,就都没有吃,中午吃了一个汉堡,现在饿了。冰箱里没什么点心了,月饼唏哩呼噜也不吃,猪妈急忙给唏哩呼噜炖了三个鸡蛋。
唏哩呼噜吃了鸡蛋羹,猪妈想晚饭也许就不用做了,当然也是偷懒。猪妈就吃了早上剩下的两个小包子,喝了些水。然后猪妈上网玩,唏哩呼噜看电视。
一个小时后,猪妈整理书柜,猪妈从别人哪里带回了好多儿童绘本之类的故事书。唏哩呼噜很喜欢看书,对猪妈带回的书,表现得很惊喜,抱着好像有许多的财富似的,摆了一床。
猪妈整理着书柜,唏哩呼噜说饿了,猪妈问要吃什么饭,唏哩呼噜说大米饭,或者稀饭。但猪妈不想做了,觉得做好后,唏哩呼噜顶多吃一小碗,会很费劲。于是两个人商量后,猪妈骑着电动车带唏哩呼噜到外边吃饭。唏哩呼噜说要吃泡馍,猪妈觉得泡馍很大一碗,唏哩呼噜吃不了几口,猪妈自己也不想吃,并且没有办法打包,觉得不划算。
于是建议唏哩呼噜去吃饺子,唏哩呼噜不想在饭店吃,猪妈就买了生饺子,带回家里煮。
猪妈问唏哩呼噜吃多少饺子,唏哩呼噜回答“18个”。猪妈觉得18个有些多,但也没有过多质疑,就丢进锅里煮了。
煮好饺子的时候,系里呼噜在邻居家玩,不太愿意回来。当看到盘子里的饺子时,说没胃口,最多能吃5个;同时要求边看电视边吃,猪妈不允许,家庭规则,吃饭的时候不能看电视,往往没有执行,因为猪爸的不配合。
猪妈的严厉让唏哩呼噜非常不满意,他嚷嚷着:不让我看电视,我就不吃,就不吃。同时还膝盖禿噜到地上。猪妈立刻恼火了,说,站起来,你必须吃,把它吃完 。

猪妈的语言占优势了,唏哩呼噜哭了起来,并且哭得非常凶,很有一种撒泼的味道。一分钟后,猪妈忍不住了,用比较平和的语气制止唏哩呼噜哭,让唏哩呼噜吃饺子。
唏哩呼噜似乎不哭了,猪妈离开,还没有走进另一个屋子,唏哩呼噜尖利的哭声又响起,这让猪妈非常的恼火,厉声呵斥,问唏哩呼噜哭什么。
然后balabala说了很多,是关于前边的各种事情的描述,然后问唏哩呼噜为什么这样。没有重点讨论电视,猪妈重述了规则,是必须遵守的。重点说的是,唏哩呼噜关于吃不吃饭的问题。
说过,猪妈离开来打电脑,唏哩呼噜在客厅小哭了一会儿,大概就自己吃饺子了。因为过了一会,唏哩呼噜把盘子和碗都带到猪妈身后的桌子上了,吃着饺子没有气恼的样子。
于是猪妈也吃了些饺子,两个人一起说了些话。
猪妈想,也许当时不该离开,让唏哩呼噜一个人吃饭,唏哩呼噜想要的,可能是和妈妈一起吃,而不是非要看电视什么的,重要的是乐趣。

猪妈和猪爸闹别扭的时候,经常选择的是离开,离开那个环境。猪妈的离开,可以让猪爸发泄情绪,不再把怒火发泄向猪妈,是一种暂时的逃避。
猪妈和唏哩呼噜恼火的时候,似乎应该换种方式,不能离开,不能大声吵吵,而应该平静下来,听听唏哩呼噜的声音。
在猪爸对唏哩呼噜恼火的时候,猪妈是中间的调停人,经常会对唏哩呼噜比较温柔些,会讲道理,所以唏哩呼噜会说,喜欢猪妈,不喜欢猪爸,猪妈的脾气比猪爸好。

唏哩呼噜养了一颗绿色植物,估计是大豆,很大很圆的叶片,攀出长长的蔓,缠绕在客厅窗台的一根棍子上.从一粒种子到现在,已经有20天了.
唏哩呼噜对此很是关心,天天观察它的生长,还放了一条小蚯蚓进去.
今天甚至还饶有兴趣的种植了25粒小麦,12粒黄豆,4瓣大蒜,后来又种了很多大蒜.很浅的塑料盒子,一两公分的种植土.
唏哩呼噜的兴趣真是广泛,原来还养过一只小乌龟3条小蝌蚪,3只小鸡,后因条件所限,都放生了.现在唏哩呼噜还经常念叨,那3只小鸡是否下蛋了.
唏哩呼噜的学习习惯很好,老师布置的作业偶然能当堂完成,经常一放学就写作业,写完作业自己看课外书,午托部的老师对他特别赞许.
作业也完成不错,只是有时写的不很规范,比如h和n有时就分布清了,b等半圆有时封口不严.
数学左右前后能分清楚,其他题目他觉得也简单.题目题意理解一般还行,
这些,我想得益于,他小时候喜欢看故事书,看了很多彩色绘本.我经常晚上睡前给他讲故事,不知不觉中,他认识了很多汉字.这个习惯我们目前还在坚持,孩子还是喜欢童话世界的.

唏哩呼噜没有丢过东西,不论铅笔橡皮还是水杯,他把自己的东西整理的很好,没种物品都放一定位置,比如书和笔袋放一档,作业本放一档,老师临时的通知文件等又放一档,如果我给他收拾书包,放错了,他绝对不愿意,一定要放回来的.
书包侧面一边放小毛巾,一边放湿巾纸手帕.至于水杯,经常是拿在手里;需要带的其他物品,一般也是用小袋子格外领着.经常是背着书包,两只手也不得闲.

唏哩呼噜暂时被送到大姨家过寒假了,因为猪爸猪妈都还要上班。
唏哩呼噜本学期适应不错,考试数学100分,语文98.5分,得到了一张奖状。猪爸猪妈都挺高兴的,唏哩呼噜本人也挺高兴的。
本来猪妈心急火燎地,非常担心唏哩呼噜适应不了小学生活,毕竟他少上了一年幼儿园,并且他性格不太好。并且一开始的时候,猪妈还有各种小差错。
但现在看来,一切还好。唏哩呼噜的班主任非常好,猪爸猪妈从来没有和老师打过电话,没有和老师聊过天,更别提送什么东西了。唏哩呼噜班上一直是按个子排座的,唏哩呼噜经常在第三第四排坐着。

素质评价手册上有 自我评价 一栏,唏哩呼噜昨天用铅笔,在上面全都写了“优”

唏哩呼噜掉牙了,从前年摔倒开始,已经掉了6颗牙了。可是他对拔牙还是有着很大的恐惧,大概是缘于第一次摔倒牙开始吧。
又有两颗牙齿松动了,我希望唏哩呼噜能多活动一下这两颗牙,以便能正常掉,不必次次跑医院。唏哩呼噜对我的建议有些赞同,但对自己的两颗牙齿,却不愿意它们被触摸。每次都是轻寥寥地碰几下,并且还要问我,要摇晃几下。就这样,这两个牙齿一直坚守在基地,新的牙齿不得已从内侧斜出。
唏哩呼噜经常抱怨牙疼,却死活不肯上医院,也不肯我帮忙巴。有时还对我发火,怪我给他吃的东西不对,使他牙疼了。
不知怎么让唏哩呼噜平和渡过换牙期。
唏哩呼噜问我,为什么他是男孩?
我像他三岁时候一样,告诉他,他有小JJ,所以是男孩。
唏哩呼噜不满足,问他什么时候有小JJ的,是一生下来就有,还是在我肚子里就有。是不是医生告诉我,他是男孩,所以他就成了男孩。他很担心,会不会长着长着,他就变成了女孩?
我极力排解他的担忧,他不会变成女孩的,这是他在妈妈肚子里就决定的。

猪爸买车了,发感叹说,养车和养孩子一样都要花钱之类的话。
唏哩呼噜不知怎么听的,问:“爸爸,你是卖了一个孩子买的车吗?”
猪爸笑;“我卖什么孩子了?难道是把你卖了?”(话说我们家只有唏哩呼噜一个孩子的。)
一天晚上睡觉时,唏哩呼噜告诉猪妈,他觉得很不对劲儿,因为他的小JJ会变硬,像一根小木棒,并问猪妈是什么原因。
听到这个在猪妈就没忍住,偷笑了,唏哩呼噜没听到,还在追究他的小JJ很奇怪的原因。猪妈一边想怎么应付唏哩呼噜的问题,一边问唏哩呼噜都什么情况下会出现这种情况。唏哩呼噜说在尿尿的时候和上课的时候。
猪妈终于想到了一个对策,说唏哩呼噜的小JJ会动很正常,就比如动画片大耳朵图图的耳朵会动一样,都是很正常的,没有什么不对劲儿。
唏哩呼噜听了十分高兴,欢呼起来:“图图有动耳神功,我有动J神功。”

唏哩呼噜昨天大概是哭了,脸上弄得脏脏的。
在我接到他的时候,他没有一点高兴的样子,哭丧着脸告诉我,他和同桌发生矛盾了,他的前桌男孩也参与打他了,他的同桌用尺子打他,尺子不见了,让他赔尺子。
我详细地询问了这件事,把唏哩呼噜也批评了一番,他跟同学的相处总是不愉快,自己的原因在哪里?
唏哩呼噜低着头,眼睛睁得大大的,带着些不满意说不知道。
唏哩呼噜的这个表情让人很不舒服。可是我又不知道怎么说。唏哩呼噜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,爱说不知道。我觉得其实是不愿意思考,或者不愿意承认问题。

在我的批评下,唏哩呼噜觉得,与同桌的矛盾不算什么,可以赔她一把新尺子;可对前桌的男孩,不仅打人,还丢他的笔袋,把里面的几支铅笔的铅全摔断了,最主要的是前桌很讨厌。
我得承认,这可能是我心里的想法,我把这种想法引导传递给了唏哩呼噜。
唏哩呼噜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?他更在乎什么事情,我还是分不清。
早上我去见了唏哩呼噜的班主任老师。
不料班主任老师对唏哩呼噜的印象挺差,说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比如昨天站队,大家都站好了,只有唏哩呼噜还扭头同后边的人说话。

老师还说,唏哩呼噜做什么事都不积极,从来没有见过他做事积极的,跟班集体的孩子们很不一致。我也顺着老师说,唏哩呼噜爱生气,有时不叫他,他也不理人,不怎么回应别人。
说着唏哩呼噜的缺点,老师说了同唏哩呼噜闹矛盾的两个孩子的优点,同桌女孩子很爱交流,放学了经常跟老师打招呼,做什么事都很积极;前桌的男孩子活泼,参加了很多学习班;没有说唏哩呼噜的优点。也许老师没有发现他的优点,也许老师觉得他的优点不值一提?
总之,和老师的谈话让我心里有些许不舒服,没有过多的言语,老师很好心地建议我多看看教育方面的书,学会教育孩子,还拿了本书给我看,说妈妈的教育很重要。
我的目的不在于告状,我也知道老师解决不了这类的小矛盾,毕竟班上有80多个孩子呢。可我很想帮助孩子,孩子的性格是需要改,这是个缓慢的过程。目前不能让孩子就这样委屈下去,我希望和前桌男孩的家长沟通一下,两家带孩子一起去玩玩,也许就好得多。老师同意了。
其实为了孩子和同学相处的问题,我也想过办法,比如带些小零食给大家分享,可孩子只原意给自己喜欢的孩子分享。是因为零食带得不够多吗?

。。。。。。

唏哩呼噜的班主任老师其实还挺不错,当时我和她的谈话,也许是我的问题,或者她处理问题的原则问题,她在维护孩子的同桌和前桌,当着我的面批评了我家孩子;
过后,我听前桌的妈妈说,她也打电话给前浊妈妈,当面批评了那个小男孩子.
我觉得很不好意思,好像是我告状,让人家受批评了.
但从此以后,状况好了不少,前桌孩子不再招惹唏哩呼噜了,唏哩呼噜和同桌的关系也好了不少,不再经常为此烦恼了.
大约是班主任做出了努力,和几个孩子都谈了话.

我因为自己的事情比较忙碌,不能更多地记录.
一年级下学期,班级的两次考试,唏哩呼噜得成绩都不错,数学都是100分,语文一次97分,一次99.5分,都比较靠前,大概也博得了老师和同学的好感.
还有,很可能他学习到了新的处事方式,总之很少回家再哭诉挨打受气的事了.
倒是有一次,午托部的老师悄悄告诉我,唏哩呼噜和午托部一个同班男孩子打架了,
老师说,当时唏哩呼噜非常地愤怒,一边大哭一边不住打人,把那个孩子吓得要藏起来;老师也吓坏了,以为他被伤到了哪里,拉开两个孩子看两人都没有什么伤痕,劝说了好久,才把两个人的恩怨平息.
老师说,那个第一次见唏哩呼噜发脾气,没想到他爆发地那么激烈.
一年级上学期,唏哩呼噜得到了一张"进步学生"的奖状;下学期,得到了一张"三好学生"奖状.
放暑假的时候,唏哩呼噜与同桌的关系已经非常好了,留了电话,假期中两人通过几次电话,还借助QQ聊过两次.
暑假唏哩呼噜参加了两个课外学习班,绘画和书法。绘画是他喜欢的,书法是我们强加的。课程安排,周二周四上午绘画,地点很近,唏哩呼噜自己就去了,不怎么用接送;书法课周一周三周五上午,地点有些远,我天天陪同,唏哩呼噜学习得还算耐心。
但唏哩呼噜的字体并没有明显的改进,坐姿和捏笔姿势也没有被纠正过来,现在写字,脸还是爬得很低,铅笔很别扭地向前倾。对于我经常地提醒,唏哩呼噜表现得非常不耐烦。

对于写作业,唏哩呼噜的习惯还比较好,一般都是先写完作业,再去玩。不好的是,他写作业从不愿意我在旁边看,非要赶我离开远远的。写完了给我检查,我发现有错误,要求他改正,他并不是非常顺从。

今年写作业,书写比较不干净,比去年还倒退了。原因大概在于铅笔换了,他也比去年皮了。
原来给他用的铅笔上不带橡皮,并且铅笔硬度较大,是2B的,他写字非常用力;这学期我把铅笔给他换成了普通的HB,上面带橡皮,他就经常用这个来擦,但这上面的橡皮质量不好,又小,写出的字也比较黑,所以擦过的地方看起来非常脏。让他用大橡皮擦,他也不听,只管完成作业了事。三次作业,已经有两次是“良”了,可小家伙似乎不以为然,没有争取得“优”的想法。

看来,我需要想办法了,我觉得应该把这种铅笔上的小橡皮去掉了。

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小编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7533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