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克雷洛夫寓言】4 兽疫

最凶险的天灾,大自然的惨祸是兽疫在森林中肆虐。百兽忧郁、沮丧、凄楚,去地狱的门大敞着,死神在田野、沟壑、高山上搜寻着猎物,如割草般无情地摞倒它们,到处横卧着它肆虐的牺牲品。活着的野兽也命不保夕,半死不活地勉强游荡着,恐惧使它们完全变了样,在如此巨大的灾难中,它们已不是本来的它们:狼像修士一样温和,不再欺压可怜的羊;狐狸在地洞里守斋,它们想不起来吃食,给鸡群太平和安宁;公鸽和母鸽分开住,完全失去了爱情,没有爱情哪有欢悦?遇到这种痛苦不幸,狮子召集百兽商量,百兽虚弱得奄奄一息,拖着步子蹒跚走来,无声无息地聚到一起,在兽王的周围坐下,眼睛盯着它,耳朵竖起。

“朋友们,”狮子说,“我们犯下了众多罪孽,引起了众神强烈的愤怒,因此我们中谁罪孽多,就应自愿献身给他们,也许这能合众神心意,我们热心虔诚的信仰会缓解它们的心头愤懑。我的朋友们,谁不知道历史上有许多这样的自愿献身给神的例子!为了救赎自己的灵魂,我们就在这里出声忏悔,为有意无意犯下的罪行悔过吧,我的朋友们!虽然我要这样做很痛苦,啊,我还得承认,我也曾经犯有过错!我撕裂了可怜的羊。为什么?它们是无辜的,却无缘无故被我吃了。而有时——谁没有罪孽?我也曾撕吃过牧人。因此我愿意做牺牲。但我们大家最好一起列举一下自己的罪行,谁犯下的罪孽多些,就把谁奉献做祭品,众神就会比较称心。”

“啊,我们善良的王!你把这也算做罪行,你过分善良了,”狐狸说,“如果我们一切都听从怯懦的良心的呼唤,那最终我们就会饿死,而且,我们的父王,请相信,你吃掉羊,这是羊的莫大荣誉。至于说吃掉牧人,我们在此向你叩头道谢。应该经常这样教训他们,这是他们活该有的下场。这没有尾巴的族类只是愚蠢地妄自尊大,到处把自己说成是主宰我们的大王。”

狐狸说完,跟在它后面巴结狮子者说的全是一个调。它们争先恐后地急于证明,狮子没有什么要请求宽恕的,、虎、狼照样大声而谦恭地讲述自己的罪行。对它们伤天害理的事,谁也不敢动一动嘴唇。所有长着尖爪利齿的野兽结果不仅成了正人君子,而且几乎全是些大好圣人。

轮到温和的犍牛忏悔,它对它们哞哞说道:“我也是有罪的,五年前冬天缺少饲料,鬼使神差地,我犯了罪,我未能向谁求得贷款,就在神父的草垛上偷了一把干草。”

这番话刚刚落下,便响起了一片议论。熊、虎、狼叫嚷着:“瞧,十足的坏蛋!竟偷吃别人的干草!嘿,奇怪的是,众神因它的无法无天而对我们如此严厉!为惩处它的偷盗行为,应把这头上长角的无赖敬献给众神当祭品,以拯救我们的肉体,使我们的品性免受污染,因为它的众多罪孽我们才遭到这样的瘟疫!”于是大家作出判决——把犍牛架到火上。

人们中间也这么说:谁温顺,谁就有罪。

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Midlight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ory.panziye.com/6936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